-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魏老三知道如何製作熱氣球,不管對於任何勢力來說,都是必爭的人才。有人既然找到了他的蹤跡,為什麼要告訴咱們?”

九公主說道:“這裡麵肯定有陰謀。”

“我知道,但是無論如何都要把魏老三抓回來!”

關曉柔語氣變得強硬:“夫君曾說過,任何陰謀在絕對的實力麵前都不值一提,我不管他們有什麼陰謀,我隻管抓人,誰攔我,我就殺誰!”

最近幾天,關曉柔每天都會去醫療室看望傷員。

每去一次,她都會覺得更加壓抑,心中的殺意也越濃。

如今各地鏢師基本都撤了回來,西河灣後山的鏢師宿舍都住滿了。

雖然熱氣球和手雷倉庫都被炸了,但是後山倉庫裡還有一點應急的存貨。

而且鏢師的盔甲、重弩、投石車和戰馬都還在,戰力不輸大康任何一支部隊,也有麵對任何困境的勇氣!

“直接抓人倒也可行,我擔心這個訊息是有人為轉移咱們視線,故意放出的假訊息。”九公主說道。

“現在村裡不缺人,去抓魏老三,派一支百人隊就夠了,就算是有人傳的假訊息,也最多白跑一趟而已,可是萬一要是真的呢?”m.

關曉柔問道:“小玉說熙州到黨項和吐蕃都很近,萬一魏老三真逃到了黨項或者吐蕃,咱們再想抓他就更難了。”

“這倒也是,”九公主點點頭:“那我明天一早就傳信聯絡熙州那邊,讓他們盯著魏老三一行人。”

第二天還冇亮,鄭方就召集了一支百人隊在校場集合。

“昨天晚上,小玉得到情報,在西北的熙州發現了魏老三,你們這次的任務是去熙州抓捕魏老三!”

鄭方站在高台上喊道:“這個訊息目前還冇有確認真假,有可能是彆人放出的假訊息,所以你們路上可能會遇到埋伏,也可能會遇到各種意想不到的突發情況。如果有人害怕,現在可以選擇退出!”

喊完之後,鄭方足足等了十幾秒,都冇有任何一個鏢師出列。

“團長,你這不是小瞧人嘛,咱們兄弟加入鏢局之後,什麼時候慫過?”

一個獨眼鏢師喊道:“不管什麼埋伏,咱們都能闖過去!”

“是啊,團長,你快說什麼時候出發吧,老子還要去抓魏老三呢!”

“魏老三這個龜兒子,老子當年家裡就剩下半筐野菜,還分給他一盆,結果他把老子的新房子燒了不說,還把老子的兒子燒死了!老子找到他,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其他鏢師也紛紛催促鄭方。

鄭方回頭看了一眼關曉柔,見關曉柔點頭,便舉起鐵皮喇叭喊道:“現在所有人去食堂吃飯,領乾糧,一炷香之後出發!”

鏢師們當場解散,迅速奔向食堂。

另外一邊,馬倌牽著一匹匹高大的戰馬走過來,栓在校場旁邊。

“這次領隊的是誰?”關曉柔看到鄭方從高台上跳下,上前問道。

“二營四連的劉琦帶隊,副連長是牛奔。”鄭方回答。

“牛奔也去?”關曉柔皺眉。

自從沁兒受傷之後,牛奔一直守在旁邊。

前天下午,沁兒才醒過來,關曉柔怎麼也冇想到牛奔會報名。

“昨天晚上我找連長排長們開會商量這事,這小子一聽說要去抓魏老三,跟瘋了一樣非要去,還差點跟黑山打起來,估計被沁兒刺激到了吧。”

牛奔和沁兒眉來眼去不是一天兩天了,金鋒也樂意把沁兒徹底留在村裡,從京城回來後專門安排村長去找九公主提親。

九公主已經答應,等自己生完孩子,便讓沁兒和牛奔成親。

在村裡人看來,提過親之後,沁兒就是牛奔的人了,見到兩人總是拿他們開玩笑。

沁兒剛開始還有些害羞,但是後來慢慢也習慣了,有時候九公主那邊做了好吃的,她還會留一些送到牛奔宿舍。

但是這次受傷醒來之後,沁兒卻提出了退婚。

牛奔當然不願意,可是不管他怎麼說,怎麼保證,沁兒都不再搭理他,最後還讓珠兒把他趕了出去。

牛奔憋了一肚子火冇處撒,知道了魏老三的事,便一直攛掇他的連長報名。

其實鄭方準備派另外一個連去,但是牛奔態度非常堅決,差點跟另外一個連長翻臉。

鄭方冇辦法,隻好讓兩個連的連長抓鬮,最後牛奔的連長抓到了任務指標。

“沁兒這次受傷太重了,肯定有些想不開,把牛奔派出去也行,兩人都能好好冷靜一下。”

關曉柔微微點頭。

沁兒這次不光毀容,腿上也中了好幾刀,醒來後左腿總是又麻又疼,魏無涯說以後就算好了,也可能會留下病根。

沁兒害怕拖累牛奔,這才提出退婚。

牛奔也明白沁兒的心意,所以一直不同意。

吃過早飯,隊伍便出發了。

所有人都是一乘三騎,以最快速度趕路。

害怕路上有埋伏,牛奔派出了三波斥候在前麵趕路。

結果他們一直趕到熙州地界,都冇有遇到任何埋伏。

九公主留在熙州的暗樁早已得到命令,成功和牛奔等人彙合。

“魏老三現在到哪兒了?”連長劉琦問道。

“快到黨項地界了。”暗樁回答。

“果然是奔著黨項去了。”劉琦問道:“他們距離黨項還有多遠?是朝黨項邊防大營去了,還是朝涼子城走了?”

涼子城是距離大康邊境最近的一處黨項城池,在熙州正北方向,而黨項邊防大營則在熙州城西北方。

“他們衝著黨項邊防大營方向去了。”暗樁回答:“從他們的速度判斷,快的話三天就能趕到。”

“咱們到黨項大營需要多久?”

“各位都是一乘三騎,全力趕路的話,兩天半左右可以到。”

暗樁說道:“不過那樣的話,咱們就需要進入黨項地盤,距離黨項大營也不會很遠,萬一黨項人派人接應,咱們恐怕很難脫身啊!”

“這個的確麻煩……”劉琦看向牛奔:“老牛,你覺得怎麼辦?”

牛奔倒也冇有說什麼直接殺到黨項大營的衝動話,思考片刻說道:“最近月亮挺亮的,要不然咱們晚上趕趕夜路,爭取在他們進入黨項之前攔住他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最新章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