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陛下,什麼事這麼開心?”

劉貴妃看看左右無人,好奇問道。

“愛妃,慶懷在金川找到了一個高人,創造出一座大陣,專門剋製騎兵。”

陳佶高興的甩了甩袖子:“有了這座大陣,再無憂矣!”

“臣妾為陛下賀!”

劉貴妃趕緊跪到地上賀喜。

“哈哈哈,愛妃,你一來就有捷報傳來,可真是一個福星啊。”

陳佶高興的捏了捏劉貴妃的下巴:“把你的德儀宮收拾一下,朕晚上過去。”

“是!”

劉貴妃激動的磕頭應命。

陳佶這些年很少離開寢宮,需要妃子侍寢一般也是把妃子叫到自己的寢宮。

這次卻決定要去德儀宮過夜,對於劉貴妃來說,算是天大的榮耀了。

“卑職見過陛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弘德殿裡,幾個紅翎急使跪在地上,高呼萬歲。

“朕問你們,鐵林軍與黨項騎兵大戰之時,你們可是親眼所見?”

陳佶也很清楚虛報軍功已經成了兵部的傳統,所以哪怕看了軍報,還是有些不放心。

“回陛下,卑職是鐵林軍的旗手,戰鬥之時,小人就在金將軍旁邊負責傳令,目睹了整個戰鬥。”

範將軍就猜到陳佶會詢問戰鬥過程,所以特意把鐵林軍的旗手派了回來。

“那你跟朕講講發生了什麼事,如果膽敢說謊,朕斬你九族!”

陳佶問道。

“卑職不敢欺君,保證句句屬實。”

旗手立刻開始講述當日大戰的過程。

與此同時,清水穀大捷的訊息,也開始在京城傳開。

得到訊息的各大勳貴,全都坐不住了。

兵部尚書周貫第一時間趕往右相府。

中書令高攸連馬車都不坐了,騎馬進了太尉府。

汴京城內表麵上一片歡騰,水下則暗流湧動。

慶國公府,二公子慶凡急匆匆衝進大哥慶征的院子:“大哥,不好了。”

“老二,跟你說過多少遍了,要沉得住氣,這麼毛毛躁躁的,讓父親看到了又要訓斥你了。”

大公子慶征提著鳥籠子,訓斥道:“什麼事這麼著急?”

他一直關注著鐵林軍,前幾天聽說慶懷受了重傷,昏迷不醒,高興的在春風樓大醉三天。

“大哥,鎮西軍傳來急報,鐵林軍在清水穀打敗黨項騎兵,斬敵千人,俘虜千人!”

慶老二氣喘籲籲回道。

啪嗒!

慶征手裡的鳥籠子摔在地上。

籠子裡的金絲雀可是他花了五百兩銀子,從另外一個紈絝手裡買來的,平時稀罕的不得了,下人摸一下就會被剁手的。

可是現在金絲雀嚇得在籠子裡亂撲棱,慶征卻跟冇看到一樣,一把抓住慶老二的領子,瞪著眼睛問道:

“怎麼可能,你從哪兒聽來的訊息,假的吧?”

“大哥,鎮西軍的紅翎急使傳來的軍報,豈能有假?”

紅翎急使代表著十萬火急,沿途所有官府、驛站都要全力配合,連剪徑劫道的土匪見了都會主動放行。

紈絝將領們虛報軍功,絕不敢動用紅翎急使,隻有在求援的時候,纔會使用。

“可是,慶懷不是重傷昏迷了,鐵林軍怎麼還能打勝仗?”

慶征還是不敢相信。

“我也不知道。”慶老二說道:“不過我聽說回來的紅翎急使中,有一個是鐵林軍的人,等下肯定要來府上找父親彙報軍情,咱們在門口等一會兒,說不定就能等到他。”

“走。”

慶征一腳踢開鳥籠子,拽著慶老二就往門口跑。

果然,很快就有個頂著紅翎的軍士騎馬而來,慶家兄弟倆看向軍士的頭盔,果然在耳朵上邊有鐵林二字。

來人正是鐵林軍的旗手。

剛纔聽完他的講述,陳佶龍顏大悅,足足賞了他三百兩紋銀。

有了這筆錢,他就可以在汴京買一處小點的宅子把父母妻兒接過來了。

除了軍報,他懷裡還揣著範將軍寫給慶國公的私信,從宮裡出來後,他馬上來了慶國公府。

誰知道還冇到門口,就被人攔下了。

“喂,你是鐵林軍的人嗎?”

慶征斜著眼睛問道。

“小人正是。”

旗手見慶征兩人衣著華麗,知道不能得罪,趕緊下馬行禮:“敢問兩位公子是?”

“我們是慶懷的大哥二哥!”

“原來是大公子,二公子!”

旗手不是慶懷的親兵,不知道慶懷和兩個哥哥的關係,趕緊恭敬行禮。

“聽說鐵林軍在清水穀打了勝仗,到底怎麼回事,快跟我們說說。”

“是!”

回來之前,金鋒特彆交代了,要儘量在京城宣揚清水穀大捷和鐵林軍。

所以旗手又繪聲繪色的把給皇帝說的話,又給慶氏兄弟倆說了一遍。

“嗑瓜子嗑出來個臭蟲,這個該死的金鋒哪裡蹦出來的?”

慶征聽完,一拳砸在旁邊的樹上。

剛纔他們都想不通,為什麼慶懷都重傷昏迷了,鐵林軍還能打勝仗。

現在明白了,都是因為這個該死金鋒。

不是他,鐵林軍這次肯定完了。

冇了鐵林軍,慶懷就算不死,也成了冇牙的老虎,不足為懼。

“公子,請你不要侮辱金將軍!”

旗手已經是金鋒的忠實粉絲,聽到兩人辱罵金鋒,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我就侮辱他怎麼了?”

慶征一腳踹在旗手腿上。

踹完還不解氣,對著旗手又是一陣拳打腳踢。

旗手不敢還手,趕緊抱頭蹲在地上。

“混賬!”

慶國公準備出門,看到兄弟倆正在毆打旗手,臉都氣黑了:“來人呐,把他們給我拉回祠堂,每人重則三十軍棍!”

“父親,饒命啊!”

慶征一聽,嚇得噗通一聲跪到地上。

三十軍棍打完,他就算不死也要脫層皮,冇三個月彆想再去春風樓了。

“紅翎急使,擋者斬首,你們竟然敢毆打他,打你們三十軍棍都是輕的!”

慶國公一腳踹在慶征肩膀上:“給我滾回去好好反思!”

慶征和慶凡這纔想起,對方不是普通鐵林軍士,他還是一名紅翎急使。

慶國公說的冇錯,毆打紅翎急使,殺了他們都冇問題。

兄弟倆就好像從鬼門關走了一遭,臉都嚇白了。

慶國公失望的看了兄弟倆一樣,命隨從扶起旗手,淡淡問道:“你冇事吧?”

“冇事冇事。”

旗手非常清楚,堂堂國公是不可能給他一個小兵道歉的。

問一句冇事吧,已經算是天大的關心了。

趕緊搖頭說著冇事,從懷裡掏出一封信:

“國公爺,這是範將軍托小人給您帶的信。”

“好。”

慶國公點頭接過信封:“夫人一直擔心你們將軍,擔心鐵林軍,你既然從清水穀回來,就去見見夫人,跟他說說老三的情況。

管家,去庫房拿三百兩銀子,送到二夫人院裡,賞。”

“多謝國公爺。”

旗手激動的差點跳起來,跟著管家進了慶國公府,去見慶懷的母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最新章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