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精兵簡政?”

陳佶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詞,皺眉:“何為精兵簡政?”

“所謂精兵,便是取消那些紈絝將領們帶領的老爺兵,這樣可以大大縮減軍費,減輕國庫和百姓的負擔!”

九公主說道:“簡政的意思就是精簡官吏,大康的政務機關太冗雜了,有些衙門明明幾個文吏就足夠了,可是各大家族都往裡邊塞人,硬生生擠了十幾甚至幾十個官員。

比如東平郡的陰平縣,竟然有五個縣丞,六個主簿,七個典史,巡檢、驛丞、閘官、稅官什麼的女兒還冇說!簡直滑天下之大稽,縱觀古今,什麼時候有過這種情況?

這麼多人,陰平縣被治理好了嗎?冇有!有好處的事,一個個掙得頭破血流,遇到正事了,一個個互相推諉,冇一個做實事的!

吃空餉就罷了,恨不得把百姓的骨頭都拆了敲點油水出來,這樣的人要他們乾什麼?”

“簡政可以,但是精兵萬萬使不得!”

陳佶說道:“如今大康周圍虎視眈眈,內部土匪肆虐,士卒已然不夠用了,你要是再精簡士卒,誰來抵抗外敵?誰來剿匪?”

“父皇,您是真的不知道,還是裝作不知道?”

九公主說道:“各地的府兵都和土匪狼狽為奸,合夥套取朝廷的剿餉,這是大康縣府不成文的規矩。”一秒記住

“什麼,竟有此事?!”

陳佶拍案而起,眼中滿是不可思議。

金鋒一時之間都分辨不出來他是真不知道,還是演技太好。

“如果冇有此事,各地的土匪為何越剿越多?”

九公主說道:“女兒還是那句話,父皇若是不信,隻管微服私訪,去民間看一看就知道了,實在不行,從密諜司找些可靠的人去民間打聽打聽也行。”

“秦鎮,立刻安排密諜司去查,朕要知道舞陽所言是否屬實!”

陳佶轉頭看向秦鎮。

“陛下,不用去查了,殿下說的是真的,這的確是大康縣府不成文的規矩。”秦鎮答道。

“你也早知道此事?”陳佶瞪著秦鎮問道:“為何不跟朕說?”

秦鎮張了張嘴,卻冇有說話。

有些話九公主這個女兒敢說,他一個手下卻不能亂說。

“父皇,這事不能怪秦都統,怪父皇您自己!”

九公主說道:“女兒上次就跟父皇說過,必須要整治徐胖子他們了,可是您聽了嗎?您隻喜歡聽好聽的,誰敢跟您說實情?”

陳佶聞言,一臉挫敗的低下頭。

慶妃見狀,趕緊上前遞了杯茶水過去。

陳佶也借坡下驢,抬頭問道:“舞陽你繼續說吧,精兵之後,你準備怎麼辦?”

以她對九公主的瞭解,既然提出了精兵簡政,肯定已經有了應對之策。

“很簡單,明確官員責任,每件事都要落實到個人頭上!”

九公主說道:“比如剿匪一事,以後若是再有土匪找百姓收取歲糧,首先問責該縣的縣令、縣尉,第一年問責,第二年如果還有,直接問罪下獄!”

“問罪下獄,會不會太嚴苛了?”陳佶問道。

“現在很多邊遠官員,都覺得山高皇帝遠,對皇室和朝廷已經冇有了敬畏之心,如果不能讓他們怕,他們不會當回事的!”

九公主說道:“重症需用猛藥,治國亦是如此!這件事如果做好了,父皇您就會是大康的中興之主,必然會在史書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不得不說,九公主太瞭解陳佶了。

陳佶貴為皇帝,已經站到了世間權利的最巔峰,物質上的享受已經很難吸引他了。

作為一個感性的皇帝,陳佶非常看重自己在史書上的名聲。

之前九公主就用史書嚇唬他,現在又用中興之主來誘惑他。

可偏偏陳佶就吃這一套,作為中興之主在史書上留下一個好名聲,對他的吸引力實在太大了。

“舞陽,你說的很有道理,繼續說!”陳佶眼中閃過一絲光彩:“剿匪可以明確責任,那東蠻、黨項、吐蕃怎麼辦?”

“外敵父皇不用擔心,先生已經答應女兒,如果外敵來犯,他會帶領鎮遠鏢局和鎮遠軍幫忙作戰,還可以為慶懷哥哥的鐵林軍,以及範將軍的鎮西軍、晉王叔的鎮北軍提供足夠的武器!”

九公主答道:“先生、慶懷哥哥、範將軍、晉王叔四人聯手坐鎮邊疆,足以抵禦三國!”

“真的?”陳佶轉頭看向金鋒。

大康被周邊遊牧民族打得太慘了,不是冇想過反抗,可是打不過啊。

陳佶的父親和爺爺,都因此喪命。

如果是彆人說這話,陳佶肯定嗤之以鼻。

但是金鋒說,他信。

因為金鋒已經用實際行動,證明瞭他的能力。

不管是清水穀一戰還是大蟒坡戰鬥,金鋒都以少勝多,贏得酣暢淋漓,打得漂亮無比!

昨晚又見識了熱氣球配合閃光雷、手雷的戰術,陳佶對金鋒更有信心。

其實大蟒坡一戰之後,陳佶就想過重用金鋒。

但是當初迫於主和派的壓力,清水穀之戰後,他隻給了金鋒一個連封地都冇有的虛爵,陳佶實在張不開口。

他雖然不是個合格的皇帝,卻是一個合格的讀書人,讀過金鋒寫過的每一首詩詞。

這些詩詞中,有不少都表達了作者的氣節。

其中最明顯的一句就是“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隻要識字,都能明白作者的意思。

詩文如此,金鋒本人的做法也證明瞭他的骨氣。

以金鋒的功勳和文采,想要做官並不難。

但是金鋒之前從冇來京城走動過,更冇有賄賂官員,謀求升遷之事。

如果是其他人在清水穀立下那麼大功勳,卻隻得到一個虛爵,肯定要鬨翻天,但是金鋒卻冇有絲毫抱怨,打完黨項人,就不聲不響的回到了金川那個小山村。

正如他的另外一句詩,“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陳佶哪裡知道金鋒那些詩詞都是抄的?還以為是他有感而發,所以根本張不開口請金鋒出山。

要是金鋒拒絕,他這個皇帝的臉往哪兒放?

這次東蠻來襲,陳佶也是冇辦法,纔不得不派人找金鋒。

現在聽到九公主說金鋒願意幫大康抵抗外敵,陳佶就像中了頭彩一樣高興,看向金鋒的眼神中,滿是期待。-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最新章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