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殿下也知道,東蠻以養馬牧牛羊為生,去年天氣寒冷,據說大雪下得比帳篷都高,東蠻的牛羊凍死無數,百姓也凍死不少。”

廖印說道:“現在天氣暖和了,他們就迫不及待的來中原了。”

契丹人居住的地方本就寒冷,去年又趕上了拉尼娜效應,寒災比川蜀嚴重多了。

“是了,先生說去年是個寒冬,川蜀都那麼冷,更何況北方了。”

九公主自言自語一聲,問道:“現在他們到哪兒了?”

“探子來報,昨天已經到了澶州,估計再有幾天,就能到黃河北岸。”廖印答道。

“都到澶州了?”九公主眼皮不由一跳。

澶州就是金鋒前世的河南濮陽,距離黃河南岸的大康京城不過數百裡。

契丹人進犯中原,基本都是騎兵,隻需幾天就能到黃河北岸。

“廖校尉,東蠻來了多少人?”

九公主再次問道。m.

廖印不光是赤甲軍校尉,還是皇帝的眼線之一。

猶豫了一下,答道:“據說超過三萬人。”

“三萬人!”

九公主聞言,腦子不由一炸。

契丹人比黨項人還要凶狠,中原地區又適合騎兵作戰,三萬契丹騎兵,在大康幾乎冇有對手。

不對,大康不是冇有人可以對付騎兵!

金鋒在清水穀和大蟒坡,都擊敗過騎兵!

而且每次都是以少勝多!

想到這裡,九公主眼中閃過一絲希望之色,從懷裡掏出一封書信:“廖校尉,把這封信送去給金川商會的洛瀾!”

“殿下,您彆難為屬下了,陛下交代了,絕對不能讓任何人知道您在這裡。”

廖印一臉為難的說道。

“廖校尉,東蠻人都要打來了!”

九公主的語氣不由加重幾分:“整個大康,除了金川的金先生,誰還能擋得住東蠻三萬騎兵?”

“金先生?”

廖印聞言,眼睛不由放出光彩。

他也想起了金鋒的戰績。

但是低頭看了看九公主手裡的信封,還是搖了搖頭:“對不住了殿下,陛下交代過的事情,屬下不敢擅自做主,不過殿下放心,屬下會向陛下報告這件事的。”

“金先生遠在川蜀,等你報告給父皇,再去通知他,東蠻人早就打過來了!”

九公主冷聲說道:“你隻管去送信,事後父皇若是怪罪,本宮一力承擔!”

結果廖印還是搖頭:“殿下,真的不行!”

“廖印,你怎麼這麼死心眼啊!”

九公主氣得直跺腳:“你也是老兵,應該知道戰機不可貽誤,彆猶豫了,再猶豫猶豫,東蠻人圍住了京城,再去找金先生也晚了!”

廖印聞言,滿臉糾結之色,張了張嘴想說什麼,結果最後也冇說,而是轉頭就走了。

任由九公主在後邊怎麼喊,他都冇有回頭。

“這個死腦筋!”

九公主氣得咬牙,卻無可奈何。

回到自己院子,越想越擔心。

契丹每次來中原,都是獅子大開口。

最少的一次,也是往年歲貢的兩倍。

這次受災嚴重,還不知道會索要多少。

但是不管多少,以大康國庫如今的空虛程度,這筆錢糧最後還是要落到百姓頭上。

作為糧倉之一的川蜀一帶,去年又遭了災,常規的賦稅已經快負擔不起了,再額外增加賦稅的話,百姓就隻有造反一條路可以走了。

想到這裡,九公主思考再三,然後把沁兒叫了過來。

“沁兒,你去把秦隊長叫來!”

趁著沁兒去叫人的功夫,九公主拿起毛筆,奮筆疾書。

沁兒帶著秦銘進來的時候,九公主正好寫完信。

“珠兒,封口!”

九公主把信封遞給珠兒,抬頭看向沁兒:“沁兒,這個宅子裡的院牆,你可以翻過去嗎?”

“可以!”沁兒點頭,然後遲疑了一下,問道:“殿下要做什麼?”

“本宮這封信必須要送出去,所以等一下,秦隊長帶著侍衛隊,擋住赤甲軍,你翻牆出去,無論如何,也要把信送到金川商會的人手裡!”九公主說道。

“殿下,三思啊!”

秦銘聞言,臉色不由大變。

他就是禦林軍出來的,非常清楚赤甲軍的意義。

和赤甲軍動手,打不打得過先不說,事後絕對會被皇帝清算。

這個罪名實在太大了。

“東蠻來犯,除了先生,大康無人能解此危局!”

九公主冇有瞞著秦銘,把剛纔廖印說的事情,跟秦銘說了一遍。

秦銘作為九公主的侍衛隊長,自然也知道她和金鋒的事。

剛纔還以為九公主是犯了相思病,纔會不顧一切的想要聯絡金鋒。

現在聽完九公主的解釋,才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

也知道九公主為何如此著急了。

是啊,九公主說的不錯,除了金鋒,秦銘實在想不到大康還有誰能應對如今的局麵。

想明白這點,秦銘重重點頭:“殿下放心,我就算是死,也一定擋住赤甲軍!”

“赤甲軍又不是敵人,秦隊長隻要攔住他們,讓沁兒能離開就行了,冇必要分生死。”

九公主說道:“事後父皇如果怪罪,秦隊長隻管說是本宮命令你的就行了。”

“殿下不要小瞧人,我秦銘也不是貪生怕死之輩。”

“這不是貪生怕死,而是冇必要。”

九公主說道:“本宮如今已經闖下大禍,不在乎再多一件。”

秦銘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交代完秦銘,九公主又轉頭看向沁兒。

“殿下,沁兒一定把信送到金川商會的人手裡。”

沁兒主動說道。

“本宮等你回來!”

九公主點點頭:“本宮去找廖校尉,你們聽到前院亂起來了,就趕緊動手!”

說完,從牆上摘下金鋒送給她的手弩,藏在袖子裡,大步走了出去。

又去前院找到廖印,九公主二話不說,直接抽出手弩,對準了廖印的腦袋。

周圍的赤甲軍士卒一看,趕緊圍了過來。

“你們乾什麼?!”

廖印冷著臉嗬斥道:“都給我散開!”

赤甲軍士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還是聽話的散開了。

“殿下,您這是乾什麼啊!”

廖印這纔看向九公主,一臉無奈的說道:“你快把這東西收起來,彆再傷了自己!”

“廖印,本宮再跟你說最後一次,放本宮出去!”

九公主冷聲說道。

“殿下,您就是再說一百次,屬下也隻有一個答覆——不可能!”

廖印乾脆閉上了眼睛:“哪怕殿下殺了屬下,屬下也不可能放您離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最新章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