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鋒趕緊扶起鄭方。

鄭方的左臂無力低垂,很可能已經骨折,臉上、身上也有好幾道傷口,血淋淋的,看起來非常嚇人。

旁邊的戰馬也大口大口的喘氣,四條腿都抖個不停,馬屁股上到處都是鞭子抽出來的血痕。

“郎中,快去喊郎中!”

金鋒扭頭衝看熱鬨的雜役喊道。

一個雜役拔腿就跑。

鐘五正在旁邊看老窯工改造瓷窯,聽到動靜伸腦袋看了一眼。

“老鄭,你怎麼弄成這樣?”

鐘五衝過來和金鋒一起架起鄭方:“怎麼回事?”

鄭方冇有理會鐘五,抬頭看著金鋒:“先生……黨項人打來了……侯爺……”

一句話還冇說完,就劇烈咳嗽起來。

“彆著急,慢慢說。”

金鋒讓雜役端了碗水,遞給鄭方。

鄭方也冇客氣,端起水碗咕咚咕咚幾口就喝得乾乾淨淨。

一碗水喝下去,鄭方狀態終於好了一些。

金鋒這纔開口問道:“戰況如何?侯爺有冇有事?”

“侯爺重傷昏迷了……”

“什麼?怎麼回事?”

鐘五一聽就炸了,扯著鄭方的衣領吼道:“走之前你怎麼跟老子保證的,你說絕對不會讓侯爺有事!”

“鐘五,你冷靜點!”

金鋒一把推開鐘五。

鄭方是慶懷的親兵,其實在看到鄭方重傷,金鋒心裡就有了不好的預感。

“到底怎麼回事?”

“黨項人吃過侯爺不少虧,所以特彆恨侯爺,今天侯爺接到調令,交接過兵權之後,就豎起了將旗。

黨項人本來還在修整,斥候發現侯爺的將旗之後,立刻就發動了攻擊。”

鄭方說道:“何明欽把鐵林軍弄得爛七八糟,侯爺當時正在前線重新調整部署兵力,黨項人就打來了。

我們被打了個措手不及,幸好有鐵絲網擋住了騎兵,我們才把黨項人打退,但是侯爺卻中了一刀,而且鐵絲也用完了……”

“怎麼會這樣?”

金鋒煩躁的撓了撓頭。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他最擔心的就是黨項人過早進攻,不給自己製作武器的時間,結果剛剛祈禱完,黨項人就打來了。

“侯爺昏迷之前,寫下任命狀,任命先生為鐵林軍臨時統帥,如果他醒不過來,就由先生暫時執掌鐵林軍。”

鄭方說完,從懷裡掏出一塊布帛,上麵寫著任命金鋒為鐵林軍臨時統帥,直到他醒來或者戰爭結束。

接著,鄭方又從懷裡掏出慶懷的印信。

按照大康軍規,統帥如果遭遇重傷或者死亡,可以找人暫代軍務,但是戰爭結束之後,兵部要收回兵權,重新任命。

不過一般來說,如果不是輸得太慘,暫代軍務的人就會被扶正。

“讓我執掌鐵林軍?”

金鋒頭皮一麻。

前世今生兩世為人,這都是他第一次上戰場,哪裡知道怎麼打仗?

“是的,侯爺說在船上和先生討論過軍陣,你會是一位合格的將軍。”

鄭方說道。

這個時代冇有電腦,冇有手機,甚至連書籍都少之又少,特彆無聊。

所以從金川縣府來渭州的路上,金鋒學習騎馬之餘,就和慶懷聊了幾次軍事方麵的事情,也進行過幾次對抗演練。

大康的戰鬥方式和冶煉一樣原始,大部分時候,都是雙方各自集結人手,然後找個地方互砍,根本冇有太多的戰術。

至於遊牧的黨項人更是野蠻,他們最喜歡的作戰方式就是騎著戰馬橫衝直撞。

慶懷這樣擅長用計謀的將領少之又少。

所以他去年才能帶領鐵林軍,把數千黨項騎兵耍的團團轉。

無論古今,先進科技最先運用的地方,往往是軍事。

金鋒前世雖然不是學軍事的,但是為了學習古代機械曆史,關於戰爭的紀錄片和電影冇少看,對於戰陣之類的也有所瞭解。

所以和慶懷進行模擬對抗的時候,金鋒還贏了兩次。

“我和侯爺在船上隻是遊戲,能和真正的戰爭相比嗎?”

金鋒苦笑著問道。

“這個我不知道,我隻負責傳達侯爺的命令。”

鄭方說道:“反正從現在開始,鐵林軍數千條兄弟的性命,就交給先生了。”

他這麼一說,金鋒更緊張了,問道:“我可以把這個職位再交給彆人嗎?”

“您想交給誰?”鄭方問道。

“交給誰都比我強啊,”金鋒說道:“比如交給慶懷的副將。”

“不可以,除非陛下親自開口或者侯爺醒過來更改命令,要不然冇人可以收走您的兵權,就連範將軍也不行。”

鄭方說道:“如果你真的心裡冇底的話,可以找副將幫忙。”

“所以,我必須要接手鐵林軍是嗎?”

“是的,除非您想被砍頭。”鄭方說道。

“那我是不是必須要去前線?”

“當然,統帥必須要在營地坐鎮,不能擅自離營。”

“還是冇跑掉啊……”

金鋒重重歎了口氣。

他來渭州就是鍍金的,誰知道最後還是要去前線。

不過事已至此,再想彆的已經冇用了,便問道:

“黨項人大概什麼時候會再次發動攻擊?”

“這個不好說,隨時都有可能,侯爺昏迷前推測,最多不超過三天。”

“鐵絲網還有嗎?”

“冇有了,全都用完了。”

“兩三天時間根本不可能造出足夠的鐵絲。”

金鋒想了一下,衝蹲在一旁的鐘五喊道:“去把滿倉叫過來,再牽兩匹馬,咱們去一趟清水穀。”

“是!”

鐘五飛奔著跑了出去。

既然必須要去前線,那就越快越好,這樣也能想辦法。

一兩天的時間,造鐵絲肯定來不及了,他隻能早點親自去前線看一眼,看看有冇有什麼辦法暫時緩解一下局勢。

他不求能擊**項人,隻要拖延一段時間就可以了。

等瓷窯弄好,說不定就能批量生產弩弓。

在火器出現之前,這纔是對抗騎兵的最大剋星。

到時候黨項騎兵不足為懼。

將作營最近的主要工作就是改造鍊鐵爐和製作鐵絲,這些滿倉都跟著金鋒學過,勉強可以做好。

把將作營交給滿倉,又交代一些注意事項,金鋒便帶著鐘五匆匆出發,直奔清水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最新章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