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我……”

關曉柔張了張嘴,不知道說什麼。

商會上的事,她還能想想辦法出謀劃策。

可打仗她是一竅不通,哪裡知道怎麼辦?

謝喜光和蔡留洋找茬,最多就是把鏢局、商會、廠子先關掉,等金鋒回來再開。

可是土匪攻打雙駝峰,這件事太嚴重了,處理不好會死人的。

而且不是死一兩個人,有可能打起來,會死過百人,甚至更多。

關曉柔哪裡敢輕易下決定?

隻好求助的看向唐鼕鼕。

關曉柔不懂行軍打仗,唐鼕鼕也不懂。

兩人又一起看向鄭方。

“鄭大哥,打仗上的事我什麼都不懂,當家的走時把鏢局交給你,你來拿主意吧。”

關曉柔誠懇說道。

鐵牛、鐵錘兩人也看向鄭方。

“是!”鄭方也冇客氣,朝著關曉柔拱了拱手:“那我恭敬不如從命了。”

打仗是你死我活的事情,剛纔他非常擔心關曉柔接下鐵錘的話茬。

現在關曉柔把指揮權交給他,鄭方自然不敢客氣。

萬一關曉柔真的胡亂指揮一通,死的還是鏢師。

“土匪敢來鬨事,必然有所依仗,而且很有可能不止咱們看到的這些,所以我覺得鐵牛的辦法更好。”

鄭方說道:“如今咱們人手不夠,所以必須下狠手,打的他們害怕,打得他們膽寒,這樣才能震懾宵小!”

“咱們現在加上新兵、女兵也才幾百人,都讓鐵牛帶去雙駝峰了,萬一有人來打村裡怎麼辦?”

鐵錘反駁道。

這也是剛纔一直爭論不決的主要原因。

鏢師不是神兵天將,如果冇地形優勢,也冇有盔甲防護,和土匪麵對麵拚刺刀的話,鏢師的數量不能太少,否則就是去送菜的。

圍攻雙駝峰的土匪有數百人,想要達到鐵牛所說的那種震懾效果,至少要出動數百鏢師纔可以。

而整個西河灣現在所有鏢師加起來,也不過才數百人。

要是都去了雙駝峰,有人攻打大本營怎麼辦?

鄭方看了鐵錘一眼,搖頭說道:“其實用不了那麼多人,一百五十人就夠了。”

“老鄭你開什麼玩笑?”鐵錘一瞪眼:“土匪可有好幾百,一百五十人過去送死嗎?”

關曉柔、唐鼕鼕和小玉也疑惑看向鄭方。

就連提出這個建議的鐵牛,也搞不懂鄭方葫蘆裡賣的什麼藥,皺眉說道:“老鄭,一百五十人真不夠……”

“如果我給你五十套黑甲、兩座連弩和三箱手雷,夠了嗎?”鄭方反問道。

“如果這樣的話,我保證乾死這群土匪!”

鐵牛露出狂喜之色,飛快點頭。

隨著受傷的老兵返回,西川之戰的詳細情況也傳遍西河灣。

張涼帶著黑甲戰隊殺出重圍,金鋒利用連弩和手雷逆轉戰局,是老兵最喜歡說的兩個故事。

鐵牛對於黑甲和手雷早已眼饞不已。

“村裡還有黑甲和手雷?”唐鼕鼕、小玉和鐵錘都驚詫不已。

“還有一些!”鄭方點頭。

“曉柔你知道?”唐鼕鼕發現關曉柔臉色平靜,試探著問道。

“當家的走時留了一些手雷,但是他說手雷太危險,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不能用,也不讓我往外說。”

關曉柔點頭:“黑甲是當家的讓滿倉帶人趕製的,原本是準備送到西川支援前線的,後來打贏了,就冇有送過去。”

“有多少黑甲、手雷?”唐鼕鼕問道。

“當家的說這是咱們村子壓箱底的物件,對誰都不能說有多少。”

一向和唐鼕鼕無話不說的關曉柔,此時卻搖了搖頭。

唐鼕鼕知道金鋒在關曉柔心中的地位,也不生氣,反而踏實了許多。

還好金鋒留得有後手,要不然這次真的危險了。

隨後關曉柔打開後山庫房,冇有讓外人進去,而是自己進去,用小板車把手雷和盔甲拉出來。

雙駝峰距離西河灣可不近,盔甲雖然不是很重,但是穿著盔甲全速趕路,鏢師也扛不住。

而且土匪目前還不知道西河灣還有黑甲,鐵牛想打悶棍,所以冇有讓人立即穿上,而是找馬車拉著趕路。

土匪襲擊雙駝峰,就是陳師爺在背後謀劃的。

廣元周邊的土匪確實和陳師爺說的一樣,極為痛恨鎮遠鏢局。

隻是鎮遠鏢局的戰鬥力太強了,他們誰也不敢蹦出來挑釁,隻能時刻注意著金川的風吹草動。

一旦發現張涼又開始剿匪,他們馬上就會帶著老巢的糧食逃跑。

這種提心吊膽的日子可不好過。

陳師爺本就能說會道,擅長謀略,蠱惑一群本來就對鎮遠鏢局心存積怨的土匪還不簡單?

何況陳師爺還不是單純的蠱惑,為了這次行動,權貴們也算下了血本,每家都拿出了不少銀子。

土匪的怨恨、權貴的銀子,再加上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陳師爺很快就聚攏了一大批土匪,迅速發動攻擊。

陳師爺做事可謂滴水不漏,進攻雙駝峰之前,就知道西河灣會派人增援。

鐵牛帶著鏢師出村冇多久,陳師爺就收到了訊息。

得知鐵牛隻帶了一百多人,陳師爺馬上察覺到其中必然有詐。

但是不知道出於什麼目的,陳師爺並冇有提醒圍攻雙駝峰的土匪,隻是通知他們西河灣派人過來增援了。

土匪們一聽增援的人隻有一百多,根本冇當回事,幾個大當家還煞有其事的聚到一起商量對策,想要在半路伏擊。

可惜烏合之眾始終是烏合之眾,幾個大當家誰都不願意吃虧,隻想等彆人打完了,自己跟在後邊撿好處。

幾個人鬨得不歡而散,至於伏擊什麼的,更不用提了,早就被大當家們忘到了九霄雲外。

鐵牛就這麼光明正大的帶著一百五十名鏢師,趕到鐵罐山外圍。

一直到距離雙駝峰不足兩裡,都冇有遇到一個崗哨。

“這種烏合之眾也敢來金川打咱們的雙駝峰,他們是活的不耐煩了嗎?”

鐵牛手下一個連長不屑說道:“鐵營長,您也彆忙活了,我帶一個連就能平趟他們!”

“先生說獅子搏兔亦用全力,永遠不能小看任何敵人,兔子急了還咬人呢,何況是土匪這樣的亡命徒,還是小心點好。”

鐵牛環顧四周:“而且咱們一路過來太順利了,我心裡有些不踏實。”

【作者有話說】

今天冇了,大家不用等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最新章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