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今糧倉已經被查封,若是張涼帶人去硬搶,就是造反。

所以太監這一手是陽謀,慶鑫堯也實在想不出太好的應對之策。

就在兩人全都愁眉不展的時候,一個鏢師匆匆衝進帳篷。

張涼治軍極嚴,這種事情幾乎不會出現。

偏偏今天慶鑫堯過來,這個鏢師闖了進來。

這讓張涼覺得很冇麵子,狠狠瞪了鏢師一眼。

報信的鏢師也自知犯錯,趕緊拿出一個小竹管,興奮說道:“大隊長,金先生來信了!”

“先生來信?”

張涼也顧不上責怪鏢師了,一把拿過竹管:“慶大人,我不識字,需要找人讀信,失陪一下。”

找人讀信隻是藉口,張涼其實是擔心金鋒在信中說了不適合慶鑫堯聽到的內容,故意迴避。

慶鑫堯自然也明白,笑著點頭:“張涼兄弟請便。”

張涼點點頭,快步走出帳篷。

紙條上的字是大劉派人專門謄抄上去的,極為細小。

張涼聽書吏唸完信中的內容,不由長長鬆了口氣。

金鋒在信中再次提醒張涼不要和官府起衝突,同時要求張涼把鎮遠軍和願意去西河灣的難民,帶回金川。

最後金鋒還著重強調,讓張涼儘快派人接手劍門關,無論發生任何事,必須死守西河灣,保護村子、鐵罐山等地的安全。

雖然冇有明說造反,但是張涼已經明白了。

他不怕打仗,卻怕一旦動手,把西河灣帶入萬劫不複的境地。

這個責任太大了,張涼哪怕是死也承擔不起。

現在有金鋒托底,張涼心裡頓時踏實了。

收起紙條,重新回到中軍大帳。

“金先生怎麼說?”

慶鑫堯趕緊問道。

“先生說西川戰事已了,讓我們回金川,接管劍門關。”張涼答道。

“回金川?”慶鑫堯臉上閃過一絲慌亂。

在之前的戰鬥中,他已經見識過鏢師的戰鬥力。

雖然如今最精銳的黑甲戰隊被金鋒帶走了,但是普通鏢師的戰鬥力依舊不可小覷。

至少比他手下最精銳的鐵虎營高出一大截。

不光鏢師,新成立的鎮遠軍,新兵訓練也已經結束。

雖然還冇有經曆過實戰檢驗,但是鎮遠軍基本上都是由臉上帶著烙印的難民組成,很多人在加入前都已心存死誌,所以表現出來的士氣和軍紀,遠非尋常軍隊可比。

丹珠率領的精銳全軍覆冇,慶鑫堯也不敢保證尕達不會派人來報複。

有張涼帶著鏢師和鎮遠軍駐守大蟒坡,慶鑫堯覺得心裡很踏實。

自然不希望張涼回去。

可是金鋒冇官冇職,來西川算是受九公主邀請來幫忙的,鏢師和鎮遠軍都不歸慶鑫堯管轄,他就算再不情願,張涼要走,他也攔不住。

想明白這些,慶鑫堯的臉色很快恢複正常,點頭說道:“如今西川局勢混亂,先生和舞陽不在,我又被奪職了,你們回去也好,省得被閹人盯上了。”

“先生也是這麼想的。”張涼順著慶鑫堯的話應付了一句。

“那張涼兄弟準備什麼時候回去?”慶鑫堯問道。

“儘快吧,”張涼答道:“等把大蟒坡的糧食送到周家莊,我們就出發。”

“糧食你們不帶走嗎?”慶鑫堯問道。

“現在西川這個情況,周先生手下的難民過萬人,我們要是把糧食都帶走了,他們吃什麼?”

張涼搖頭:“不帶了,留給周先生吧。”

“那你們路上吃什麼?”

“先生說過,讓我們剿匪,從土匪手裡搶糧食!”

張涼說道:“土匪們都是地老鼠,挖一個土匪窩,就夠我們吃很久了,吃不完的還能拿出來在當地賑災。”

嘶!

慶鑫堯聞言,不由抽了一口涼氣。

“金先生這是要和整個川西北為敵啊!”

土匪背後都有當地豪紳做靠山。

打狗也要看主人,金鋒讓張涼圍剿土匪,就等於和土匪背後的豪紳徹底的翻臉了。

從西川到金川,一路上要橫穿整個川西北地區。

金鋒這麼做,得罪的不是一個兩個豪紳,而是整個川西北的豪紳。

“我家先生說過,豪紳不過是蛀蟲而已,敢露頭,踩死就是!”

張涼冷聲說道:“誰要是跟阻攔我剿匪,我不介意踩死幾個!”

“先生這一招厲害!”

慶鑫堯由衷讚歎道。

之前他還在和張涼頭疼接下來怎麼辦。

結果金鋒隻是來了一封信,就找到了破局的辦法。

金鋒這一招可以說直接擊中了豪紳的死穴。

不管說到哪裡,剿匪都是正義的一方。

就連太監都不能阻止張涼。

“這一次能解西川之危,多虧了金先生鎮遠鏢局慷慨出手,慶某如今孑然一身,無以為報,隻能一拜!”

慶鑫堯說著,抱拳躬身,對著帳篷外的鎮遠鏢局黑旗行了一禮。

身後的隨從也跟著行禮。

金鋒不在,張涼作為大蟒坡最高領導者,就替金鋒還了一禮:“先生說過,保家衛國,匹夫有責,慶大人客氣了!”

送走慶鑫堯,張涼立刻行動起來。

首先派人去通知周遊達,帶人來大蟒坡運糧。

然後又挑選了三百名鏢師和三百名鎮遠軍新兵精銳,組成六百騎兵,當天下午就冒雪出發,返回金川,接手劍門關。

等到六百騎兵出發後,張涼又把剩下的鏢師和鎮遠軍分成了五支千人隊,準備從五個方向出發,剿匪前進。

如果慶鑫堯知道張涼的計劃,肯定又會被嚇一跳。

金鋒的剿匪計劃已經夠狠了,結果張涼比他更狠。

按照張涼製定的行軍路線圖,五支千人隊覆蓋的範圍已經不再侷限於川西北了,而是幾乎把西川——南充一線以北,嘉陵江以西的整個川北地區都囊括了進去。

周遊達的動作很快,得到鏢師的報信,第一時間趕到大蟒坡。

“涼哥,怎麼突然要回去?”

“這是先生的決定。”

張涼不相信慶鑫堯,卻相信周遊達。

從袖子裡拿出紙條,遞了過去。

周遊達看完,沉默不語。

金鋒在紙條中透露出對朝廷的不滿,張涼這個文盲都能聽出來,周遊達這種才子更不用說了。

作為傳統讀書人,他從小接受的思想就是忠君。

看到紙條的第一個念頭,是以後離金鋒這種大逆不道之人遠點,可是這個念頭隻是閃了一下就消失了。

他如今和金鋒牽扯太深,分不開了。

而且仔細想想,金鋒並冇有做錯什麼。

做錯的是朝廷!-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最新章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