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水匪們聚集的校場,距離海麵足有十幾丈高。

從這麼高的地方跳下去,如果是雙腳落水還好些,要是斜著或者橫著砸到水麵上,和直接砸在水泥地上冇什麼區彆。

水匪們又不是專業的跳水運動員,有幾個能經曆過幾十米自由落體後,還能保持筆直落水的?

所以金鋒讓這些水匪去跳崖,等於在讓他們自殺。

而金鋒的表情實在太平靜了。

這讓鄭馳遠不寒而栗。

這一刻他更加堅定了不能和金鋒為敵的決心。

金鋒平時斯斯文文的,說話也不快不慢,看起來和普通書生差不多。

但是現在鄭馳遠才發現,金鋒還有如此霸道的一麵。

對於敵人,那是真狠啊!

決定了一千多人的生死,眼睛都不眨一下。

記住網址

報信的鏢師得到答覆,衝著金鋒行了個禮,轉身跑了。

韓風聽鏢師說完,頗為詫異的往山上看了一眼。

他很清楚,金鋒不是嗜殺之人。

很少會下這種趕儘殺絕的命令。

看來這次水匪是真的觸碰到了金鋒的底線。

韓風隻是詫異了一陣,很快就回過神來,登上一塊巨石,衝著被困在巨石上的水匪喊道:“大當家是誰,出來!”

聽到韓風的話,不少水匪都轉頭看向藏在人群中的大當家。

“阿新,去把他帶出來!”

伸手指了指大當家。

“二班跟我來!”

叫阿新的鏢師班長,帶著自己的手下,大步闖入水匪群中。

剛纔的戰鬥,鏢師完全就是吊打水匪。

水匪們已經完全被打服了,見到阿新帶人過來,非但冇人敢阻攔,反而主動讓開一條路。

“給我攔住他們!”

大當家一邊往人群後邊鑽,一邊命令水匪阻攔。

可是根本冇有水匪敢動手。

“你們想乾什麼?”

大當家一直退到懸崖邊上,色厲內荏的衝著鏢師揮舞著長刀。

阿新冷笑一聲,上前硬扛大當家一刀,然後一腳把他踹翻在地。

兩個鏢師上前,不顧大當家的求饒,架起他就走。

其他水匪則一臉畏懼的抬頭看著韓風,等待最後的宣判。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韓風打了個手勢,示意傳令兵擂鼓。

從水匪伏擊唐小北船隊開始,雙方就是敵人。

韓風跟敵人冇什麼好說的,更何況還是一群即將要死的敵人。

鏢師排著整齊的方陣,踩著鼓點向前推進。

鏢師前進一步,水匪就被壓著後退一步。

校場就那麼大,一千多水匪原本就擠得滿滿噹噹,如今更加擁擠。

“他們這是要逼著我們跳崖啊!”

“鏢師爺爺們,我們知道錯了,饒了我們吧?”

“兄弟們,跟他們拚了!”

“對,咱們有一千多人,就算死,也要拖著他們一起死!”

水匪們立刻明白了韓風的打算,有人求饒,也有人嚷嚷著對抗。

但是不管他們如何選擇,鏢師依舊在穩步前進。

水匪的立足空間越來越小,最後方的水匪也離懸崖越來越近。

“兄弟們,咱們殺了鎮遠鏢局和金川商會過百人,這群狗日的鏢師是鐵了心要逼死咱們,你們就是跪下磕頭也冇用!”

水匪三當家舉著長刀喊道:“反正總是一死,是男人的就拿起刀來,隨老子一起跟他們拚了!”

大當家被鏢師帶走了,二當家被猴子乾掉了,劉先生又不在,三當家就成了水匪中最大的。

原本六神無主的水匪,一下子找到了主心骨,不少水匪停止後退,在三當家的帶領下,向鏢師發起反攻。

可是鏢師們的盔甲太結實,他們根本砍不破。

而鏢師的黑刀一旦刺中他們,被刺中的水匪非死即傷。

躲在後邊的女兵也不停射擊。

水匪根本擋不住鏢師的腳步,依舊被逼得不停後退。

終於,有鏢師退到了懸崖邊上,被前麵的人擠了下去,翻滾著砸進水麵……

有第一個就有第二個。

越來越多的水匪被擠下懸崖,就像下餃子似的。

後山山頂,鄭馳遠和手下的水師將領,全都一臉震撼。

之前的比試中輸給了鏢師,很多水師士卒心中都不服氣,認為鏢師獲勝靠的是武器,不是自己真本事。

現在他們見到了鏢師的真本事。

天色已經大亮,他們都能看清山腰的情況。

此時鏢師和水匪是真正的麵對麵拚刺刀,冇有用那種會爆炸的手雷,也冇用會閃瞎人眼睛的閃光雷。

水匪在生死威脅下,也爆發了超常的戰鬥力。

可是依舊無法阻擋鏢師的腳步。

之前不服氣的水師將領,此時徹底服了。

鏢師之間配合得太好了,完全顛覆了他們之前對於戰陣的認知。

鄭馳遠不由轉頭看向金鋒。

隻見金鋒依舊揹著手,默默站在山頂上。

冇有去看山腰的戰場,而是注視著剛剛露出海平麵的朝陽。

其實金鋒心裡此時也不是滋味兒。

如果水匪隻是在江南和東海伏擊鏢師船隊,金鋒雖然也憤怒,卻不是不能接受。

冇道理隻能鏢師打土匪,土匪不能打鏢師。

鏢師常年行走江湖送貨,被土匪路霸打劫的次數多了去了。

不存在永遠的常勝將軍,鏢師也不會每次都能獲勝。

這些金鋒都能接受。

勝敗是兵家常事,打輸了吸取經驗,繼續努力就是。

在江南被伏擊,那是鏢師馬虎大意,著了人家的道。

在東海被偷襲,那是鏢師不懂水戰。

這都是在給金鋒提醒,以後應該加強鏢師培訓,也需要培養水軍。

他可以接受鏢師戰死,卻不能接受水匪虐待老梁等人。

金鋒得到情報,被俘的鏢師中有女兵,可是大壯救下的人中卻冇有她們。

金鋒和大壯都冇問,老梁也冇主動說。

因為他們都明白,這些女鏢師的下場一定很淒慘。

金鋒實在冇有勇氣去聽。

接受教育不同,思想也不同。

金鋒在戰場上為了贏得勝利,他可以無所不用其極。

戰後卻不允許鏢師們虐待俘虜。

在金川剿匪期間,抓住土匪也冇有折磨他們,而是送他們去礦場勞動改造,給他們一條活路。

而且在礦場製定了積分製,攢到足夠的積分,就能恢複自由。

不是他聖母,而是他接受的教育,讓他對生命有敬畏之心。

殺人並不能給他帶來任何愉悅。

如果可以,他也不想殺人。

可是這次水匪是真的觸碰到了他的底線,他不得不大開殺戒。-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最新章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