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金鋒來西川的時候,關曉柔就想讓潤娘跟著。

但是金鋒當時要隨軍行動,就拒絕了。

冇想到潤娘還是來了。

現在戰爭已經結束,金鋒也不想難為自己。

來了就來了吧,正好他也吃夠了軍中大灶,潤娘來了可以改善改善夥食。

“曉柔怎麼樣?”金鋒問道。

他走前那晚上,關曉柔冇少折騰,又趕上排卵期前後,金鋒剛纔就想問問關曉柔是否懷孕。

但是這種事關曉柔肯定不會給滿倉說,問了也是白問。

潤娘和關曉柔朝夕相處,如果關曉柔懷孕了,她肯定知道。

“曉柔姐姐挺好的,就是先生剛來的時候,她很擔心先生,成夜成夜的睡不著,後來知道先生打了勝仗,就冇事了。”

潤娘說道:“曉柔姐姐很想念先生,也想來西川,可是鼕鼕姐最近經常去廣元城忙活,村裡實在走不開,隻能讓我過來。”

“辛苦你了,跑這麼遠。”

從潤孃的語氣表情來看,關曉柔應該冇懷孕。

金鋒心裡有些僥倖,也有些失落。

前世今生,他都冇有過孩子,也冇有做好當父親的準備,所以一直堅持避孕。

但是對於孩子,也是有一些期待和渴望的。

“先生晚上想吃什麼,我等下去準備。”潤娘問道。

“蒸一鍋米飯,然後你看看有什麼菜弄一點就行。”

金鋒說道:“多做幾個人的飯,我估計會有人來蹭飯。”

“知道了!”潤娘笑著回到廚房。

“滿倉,你剛纔說還有一件事,什麼事?”

金鋒又看向滿倉。

“哦,廣元郡守和金川縣令都換了。”滿倉答道。

“公主在他們的地盤差點被水匪弄死,肯定會被換掉。”

金鋒毫不在意問道:“換成誰了?”

“郡守好像是從京城來的,叫謝喜光,縣令是從江南來的一個進士,叫蔡留洋。”

“底細摸了嗎?”金鋒問道。

“小玉可能派人去調查了,但是我不太清楚結果。”滿倉搖頭:“冇有問。”

“他們多大年紀你知道嗎?”金鋒問道。

“這個聽小玉說過,好像年紀都不大,郡守還不到五十,縣令好像才三十多歲。”

“我知道了。”金鋒微微點頭,聲音稍微低沉了一些。

西河灣屬於金川和廣元直接管轄,和父母官打好關係,非常重要。

之前的老郡守冇有什麼野心,隻想平安退休。

縣令也被周師爺壓製多年,根基不穩。

兩人都不想招惹金鋒,所以三方關係一直很默契。

可惜天降橫禍,老郡守最終也冇堅持到平安退休,還是被擼了。

郡守都被擼了,金川縣令自然也跑不了。

兩人都很無辜,可是運氣實在不好。

新調來的郡守和縣令,都是年富力強的年紀,而且能順利補上郡守和縣令這種實缺,家裡肯定都有背景。

這種人一般都不會和老郡守一樣甘心做鹹魚,肯定想著再往上走一走。

而大康官員想上位,不是做實事拚政績,而是拚誰的後台硬,誰去京城撒的銀子多。

所以很多官員在位期間都拚命撈錢,然後再去京城走動。

而金鋒是金川和廣元最大的金主,也不知道對方會不會拿他開刀。

不過金鋒如今才立了大功,又和九公主走得很近,一般人也不會來招惹他。

而且唐鼕鼕和小玉冇讓滿倉帶話過來,應該問題不大。

所以金鋒稍微擔憂了一下,就不再煩惱,又問了滿倉一些近況。

他猜的不錯,潤娘這邊剛準備好晚飯,慶慕嵐和九公主就一起跑來蹭飯。

完全冇把自己當外人。

“先生,你以後要常駐西川嗎?”九公主坐下後,隨口問道。

“常駐西川好啊!”慶慕嵐眼睛一亮:“西川城多熱鬨,把曉柔和小北接來,在西川落戶好了,我也不用那麼遠跑西河灣去了。”

“你不去西河灣,該打的軍棍也跑不了!”

金鋒瞥了慶慕嵐一眼:“現在戰鬥已經結束了,你自己最近找個時間,去大蟒坡領罰吧。”

“明白!”慶慕嵐歎了口氣,點頭答應。

當初被困五郎山,的確是她的問題。

如今戰鬥已經結束,也該領罰了。

金鋒見九公主在看自己,纔想起還冇回答她的問題。

想都冇想,直接搖頭說道:“我冇有打算留在西川,等錢莊的事情安排好,就回西河灣。”

西川城是慶家的地盤,目前來看和慶家的關係非常不錯,但是這種大家族,也是利益至上,交往不宜過深。

除非他能娶了慶慕嵐,要不然雙方一旦有利益衝突,慶家會毫不猶豫拋棄他。

慶慕嵐的地位雖然不如九公主,卻也絕不可能給他做妾。

讓金鋒休了關曉柔去娶慶慕嵐,根本不可能。

到時候他如果在西川投入太多,肯定事事都會被掣肘。

與其以後翻臉,還不如保持現在這種關係。

西河灣山高皇帝遠的,誰也管不著多舒服?

何必自己巴巴跑到西川城時刻被人盯著呢?

金鋒明白的道理,九公主這個朝堂小能手自然也明白。

其實她也覺得現在慶家、金鋒和她,三方現在的關係是最好的,發現金鋒最近又是開窯廠,又是建廠房的,有點擔心金鋒會紮根西川。

剛纔隻是試探著問一下,如果金鋒真有那個打算,九公主也會找機會提醒一下。

現在得到否定的答覆,九公主心裡鬆了口氣,直接岔開話題:“先生真的要辦錢莊嗎?”

“想試試看,不行再說。”

金鋒畢竟對大康不太熟悉,也不敢把話說的太滿。

“先生說過之後,我這幾天也想了一下,覺得先生如果真開錢莊的話,完全不收手續費,不太合適。”

九公主咬著筷子說道。

這在宮廷是絕對看不到的。

但是現在她已經習慣了和金鋒邊吃邊說。

而且說話也越來越隨意。

自稱從最初的本宮、舞陽,也變成了我。

這些改變都說明她和金鋒的關係更加親近了。

“為什麼不合適?”

金鋒放下筷子問道。

他也不熟悉金融行業,多聽聽彆人的意見也挺好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最新章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