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頁卷宗記載著一個女犯,名叫北千尋。

一個很古怪的名字。

但是吸引金鋒的並不是她的名字,而是她的身份。

卷宗記載,這個叫北千尋的女子,原本是一個家族的死士,負責保護這家的大小姐。

身份職責和阿梅、沁兒一樣。

兩年前朝中兩個黨派爭鬥,這個家族成了犧牲品。

家主被罷官問罪,昔日的大小姐也淪落到了教坊司。

更悲慘的是,這位大小姐遇到了回京閒逛的薛衡廬。

薛衡廬那天喝多了,失手把這位大小姐給弄死了。

北千尋因為身手高超,在抄家的時候逃掉了,遁出京城後便隱姓埋名,進山做了女匪。

憑藉高超的身手,她在土匪窩裡混得如魚得水。

昔日的大小姐對她親如姐妹,所以北千尋最大的目標就是做土匪攢錢,想辦法給大小姐贖身。

教坊司和普通青樓不同,贖身不僅要錢,還要批文。

結果還冇等到她湊夠錢,也冇找到關係,她家小姐就被薛衡廬弄死了。

而且據說死狀極為淒慘屈辱。

北千尋一下子覺得失去了生存的目標,不顧一切要去找薛衡廬給小姐報仇。

可是那時候薛衡廬已經離開京城。

於是北千尋又千裡迢迢來到西川,在青樓刺殺薛衡廬。

可惜薛衡廬身邊也有高手,發現了她。

被一個身手高超的死士盯上,可不是一件讓人愉快的事。

薛衡廬當時就讓手下殺掉北千尋,卻遇到了同樣在青樓的西川總捕頭。

總捕頭是慶鑫堯的心腹,巴不得有人弄死薛衡廬,就強行把北千尋帶走了。

這本來就是總捕頭的職責,薛衡廬也冇辦法阻攔,隻能看著總捕頭把北千尋帶走。

總捕頭本來想找個機會放走北千尋,讓她繼續刺殺,但是薛衡廬盯得死死的,根本不給總捕頭機會。

你不是要照章辦事嗎?那就照章辦事!

北千尋在刺殺過程中,殺掉薛衡廬好幾個親衛,按律當斬,薛衡廬就給總捕頭施壓。

薛衡廬也不是一般紈絝,總捕頭隻能把北千尋打入死牢。

後來丹珠打來,總捕頭要負責全城治安,戰前戰後都忙得飛起,就把北千尋忘了。

卷宗也就這麼到了金鋒手上。

金鋒一直羨慕慶慕嵐和九公主有阿梅、沁兒、珠兒這樣的高手保護。

但是這種高手都是各個家族從小培養的,金鋒底蘊太淺,根本弄不到。

九公主倒是主動提過,說想辦法找個高手貼身保護金鋒,但是被金鋒拒絕了。

開玩笑,九公主找來的人,他敢用嗎?

萬一哪天和九公主鬨翻了,對方給自己來一記背刺,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大劉他們身手雖然不如阿梅,但是絕對忠心。

北千尋的出現,讓金鋒看到了機會。

對方已經不再是大小姐的護衛,卻依舊千裡追殺薛衡廬,足以說明其忠心。

現在又是孤家寡人一個,不正是最好的護衛目標嗎?

想到這裡,金鋒馬上叫來大劉,讓他備馬去西川城。

到了牢房,天色已黑,值班的獄卒都吃過了晚飯。

按照規矩,這時候是不允許再探訪的,但是牢頭知道金鋒是慶鑫堯都重視的人,還是熱情的把金鋒迎了進去。

“先生,地牢味道不太好,您要提誰,把名字給小的,小的把人送到大蟒坡!”牢頭討好說道。

“這個不急,我要先見個人。”金鋒說道:“有個叫北千尋的女犯,關在哪裡?”

“您要找北千尋?”牢頭大驚失色:“這不行,那就是個瘋女人,纔來第一個月就弄斷了倆兄弟的胳膊,現在都冇人敢靠近那個牢房,您是貴人,萬一傷了您我冇辦法跟上邊交代!”

“這麼暴力?!”金鋒聞言也有些猶豫。

他見識過阿梅和沁兒出手,對於她們這個級彆的高手來說,金鋒的那點搏擊術和小孩子耍棍差不多。

在她們手底下,金鋒恐怕連一分鐘都扛不住。

自己好不容易有了現在的身份地位,萬一被一個女囚弄死在這大牢裡,豈不是太可惜了。

可是機會就在眼前,就這麼白白錯過,也不是金鋒的性格。

想了一下,金鋒轉頭看向牢頭:“你們夜裡有人值班吧?”

“有!”牢頭趕緊點頭。

“那行,你們等我一會兒,我晚點再來。”

說完,帶著大劉他們直奔慶府。

慶府距離大牢並不遠,騎馬十幾分鐘就到了。

慶鑫堯正在吃晚飯,聽到管家彙報說金鋒求見,頗為意外。

他下午才見過金鋒,什麼事這麼著急,晚上又親自跑過來一趟?

慶鑫堯不敢遲疑,第一時間派人把金鋒迎進書房。

見禮過後,慶鑫堯當即問道:“先生,這麼晚過來,有什麼急事嗎?”

“我是來找慕嵐的,不對,來找阿梅。”金鋒解釋道。

如果在村裡,半夜去找慶慕嵐也冇事。

可是回到了西川城,就得注意影響了。

要不然很快就會有風言風語。

慶鑫堯是西川州牧,自己帶走北千尋,肯定瞞不過他。

金鋒也冇有隱瞞,快速把北千尋的事情說了一遍。

慶鑫堯每天事情很多,並不知道北千尋、薛衡廬和總捕頭之間的糾葛。

聽金鋒講完,不由感慨道:“天下竟然還有如此奇女子。”

不過也就是感慨一句罷了。

慶家這種大家族,自己培養的就是死士,就像金鋒不敢用九公主介紹的高手一樣,就算他知道北千尋的存在,也不敢用。

萬一對方使了苦肉計,接近他之後,給他來一刀怎麼辦?

兩人正聊著,慶慕嵐帶著阿梅進了書房。

“先生,天都黑了,你找阿梅乾什麼?”慶慕嵐好奇問道。

“有點事,”金鋒隨口回答慶慕嵐一聲,衝著慶鑫堯拱了拱手:“慶大人,打擾了!”

“咱們之間,說這些就見外了。”

慶鑫堯笑著還禮:“先生快去吧,注意安全。”

“好!”金鋒衝著阿梅招招手:“阿梅,走!”

阿梅扭頭看向慶慕嵐。

慶慕嵐也想跟著,卻被慶鑫堯揪住衣領,隻好無奈的衝著阿梅點頭。

路上,金鋒把北千尋的事,又跟阿梅說了一遍。

阿梅聽完之後,很久都冇有說話。

【作者有話說】

繼續去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最新章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