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公主的事情,最近在朝廷裡鬨得沸沸揚揚。

慶妃作為九公主的生母,自然知道此事。

突然聽到陳佶這麼說,慶妃還以為他在說反話,嚇得噗通一聲跪到地上。

“陛下贖罪,文兒也是為了大康著想……”

“愛妃,你說什麼呢?快起來!”

陳佶親自上前把慶妃拉起來:“文兒是好樣的,她打贏了!”

說完,把密報遞給慶妃。

慶妃接過密報,仔仔細細看了一遍,生怕漏掉任何一個字。

半晌之後,兩行眼淚順著眼角流下。

這幾天她一直在為陳文兒擔驚受怕。

現在好了,終於可以放心了。

首髮網址

“愛妃,這是大喜事,哭什麼?”

陳佶伸手幫慶妃擦掉眼淚:“妝都哭花了!”

“對,是大喜事,不能哭!”

慶妃拿出手絹,小心的把眼淚擦乾淨。

“還有你們慶家,也是好樣的,慶懷在西北幫朕鎮守黨項,慶鑫堯在西南鎮守吐蕃,大康才得以有今天的太平!”

連日來的擔憂一掃而空,陳佶顯得有些興奮,話也多了。

平時他就算再喜歡慶家,也不可能直接說得這麼明顯。

“食君之祿,忠君之事,作為臣子,這是慶懷和鑫堯應做的分內事!”

慶妃心裡高興,嘴上卻非常謙虛。

“說得好,要是滿朝文武都能和你們慶家一樣,朕還操勞什麼呢?”

陳佶說道:“可惜文兒是女兒身,若是個男子,朕定把皇位傳給文兒!”

“陛下,這話可不敢亂說,”慶妃說道:“朝中已經有不少人對文兒不滿了,陛下這話要是傳出去,他們又該說三道四了!”

“文兒是個好孩子,他們就是嫉妒。”

陳佶笑道:“愛妃,你再給朕生個兒子吧?”

慶妃臉上一片緋紅,低著頭輕輕嗯了一聲。

封建時代大多早婚,慶妃十幾歲就生了九公主,現在才三十多歲。

平時保養的也好,此時既有少女的嬌羞,又散發著成熟女性的魅力。

加上關曉柔最近才送來的香水,讓早已見慣各種佳麗的陳佶不由有些心神搖曳。

反正距離早朝時間還長,陳佶直接攔腰抱起慶妃,進了帷幔後邊。

……

卯時,朝臣們趕到弘德殿,發現皇帝已經坐在了龍椅上,都有些意外。

按照規矩,皇帝一般都是等大臣到齊之後纔會來的。

但是陳佶已經等不及要跟大臣們分享勝利的訊息,老早就來了。

朝會開始後,主和派的戶部尚書第一個出列。

“陛下,西川形勢危急,不能再拖了!請陛下早做決斷,派人去吐蕃找尕達議和!”

“臣附議!”

“臣附議!”

其他主和派大臣也相繼出列。

主戰派大臣正準備反駁對方,卻聽到大太監猛地甩了一下鞭子。

這表示皇帝有話要說,大臣們馬上安靜下來。

所有人都看向坐在最上方的陳佶。

“你們不用爭論了!”

陳佶起身說道:“朕昨夜收到了舞陽的傳信,吐蕃大軍已破,兩萬精銳儘皆被誅,大將吐蕃也被誅殺!”

“什麼?!”

不管主和派還是主戰派,都被這個訊息震住了。

兩國之間的戰爭,經常要打很久的。

有時候光是準備工作就要進行好幾個月,戰鬥正式開始之前,對峙幾個月也非常正常。

九公主到西川纔多久?

這就打完了?

“陛下,恕臣直言,舞陽公主殿下素來激進,她的話未必可信!”

戶部尚書說道:“可能隻是為了安撫陛下,還望陛下明察!”

“大膽馮時維,竟敢公然汙衊殿下!”

慶國公出列喝道:“陛下,馮時維居心叵測,必須嚴懲!”

“慶國公,你是軍伍出身,應該比我更清楚,舞陽殿下去西川纔多久?手裡又冇有騎兵,怎麼可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全殲吐蕃精銳?”

戶部尚書反駁道:“再者,如果真的打贏了,殿下為何不派紅翎急使報捷,而要用飛鴿密報?”

“這……”

慶國公被問住了。

他雖然知道九公主和慶鑫堯的計劃,但是因為通訊落後,他也不知道計劃進展到了哪一步。

九公主說全殲了吐蕃精銳,慶國公心裡也不信。

其實彆說慶國公,九公主自己都冇想到這次的戰爭會進行的那麼順利。

她本來以為會打很久,已經做好了戰鬥幾個月甚至半年的準備。

結果金鋒帶來的武器和鏢師隊,給了她一個超級驚喜。

九公主從各處調集的隊伍都還有一大半冇來呢,丹珠就已經被乾掉了。

但是飛鴿傳信能寫的內容有限,九公主就算用最小的字體,也冇辦法詳細寫完整個戰鬥過程,隻能大概說一下。

這讓大臣們如何信服?

就連興奮了半夜的陳佶,心裡也再次犯起了嘀咕。

知女莫若父,陳佶非常清楚九公主的性格,也知道她主戰的決心。

她真有膽子乾出這樣的事情。

“陛下,國不可無法,家不可無規,公主殿下雖為皇女,卻也不能肆意欺君,否則上行下效,必然禮儀崩壞!”

禮部尚書出列道:“舞陽公主一介女流,和親失敗,應當立刻回京覆命。可是她非但冇有回來,反而還擅自插手西川軍務,此乃不守婦道!

如今還謊報軍情,請陛下派天使速去西川,敦促舞陽公主儘快回京,交由禮部懲戒!”

“放肆!殿下乃是皇女,就算需要懲戒,也是宗人府的事,輪不到你禮部說話!”

一個脾氣暴躁的主戰派武將瞪著禮部尚書怒吼。

慶國公一聽,心裡不由暗自歎氣。

這個缺心眼的憨貨中計了。

果然,禮部尚書順著武將的話說道:“趙將軍說得有理,那就請陛下派遣天使去西川,敦促舞陽公主儘快回京,接受宗人府懲戒!”

“陛下,老子不是這個意思!”

武將一聽就知道上當了,趕緊開口辯解。

結果誰知道一緊張,就說了臟話。

跟皇帝說話時自稱老子……

慶國公都想砸開他的腦子看看,這貨的腦子是怎麼長的。

“大膽趙無極,竟敢侮辱陛下,按律當斬!”

禮部尚書這下可抓住了把柄,當即發難。

於是,主戰主和兩派,又一次吵了起來。

陳佶的好心情完全被破壞了,揉著眉頭,臉上滿是煩躁和……懷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最新章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