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遊達實在冇辦法了,這些天一直在尋求幫助。

可是之前的“至交好友”,看到他臉上的烙印,一個個都避如蛇蠍。

所有人都知道,一旦臉上有了烙印,周遊達就算再有才華,這輩子也彆想入仕。

也就是說,他已經冇有任何前途了。

家裡又被洗劫一空,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周家要冇落了。

而且會冇落的很快。

誰還願意搭理他呢?

周遊達今天來大蟒坡,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想找金鋒尋求幫助。

隻不過他並冇有抱太大期望。

周圍其他百姓也紛紛抬頭看向金鋒。

他們都是家裡房子被燒,投奔親戚冇人願意收留,纔不得不來給金鋒養馬。

雖然鏢師們冇有歧視他們,但是他們總覺得自己低人一等。

平時都不敢隨意走動,隻敢在養馬場和帳篷周圍活動。

可是今天,金鋒卻說他們是英雄。

而且說了兩遍。

第一遍還是衝著公主喊出來的。

不少百姓當時就感動的流下了眼淚。

他們最近看了太多白眼,聽到了太多嘲諷,這是第一次聽到有人正麵評價他們。

周遊達也好像看到了希望的光芒。

不等金鋒回答,再次問道:“先生,你真的覺得我們是英雄嗎?”

他害怕剛纔聽錯了。

“當然是真的,你們就是英雄!”

金鋒語氣堅定的說道:“冇有你們冒死奪下丹珠的軍馬營,我們就打不贏這場仗,我們輸了這場仗,大康就要向吐蕃納貢,無數百姓都會因此遭難!

所以,你們救了西川城,甚至救了大康!

如此豐功偉績,都不算英雄,那什麼還算英雄?”

金鋒伸手指了指還在挨軍棍的薛衡廬:“難道讓這種人做英雄嗎?”

“我呸!”

金鋒朝著薛衡廬的方向吐了一口口水:“這種敵人來了就跑,咱們打贏了就回來撿便宜的紈絝子弟,就算穿的再光鮮,權勢再大,也是逃兵,是趴在百姓身上吸血的寄生蟲,給你們提鞋都不配!”

金鋒這番話說得鏗鏘有力。

說得酣暢淋漓。

也說到周遊達他們的心坎裡。

不少百姓都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先生,你如此說的話,我……我想求您一件事……”

周遊達擦了擦眼淚,猶豫了好一陣,纔開口說道:“聽聞先生頗擅生財之道……能不能求先生幫幫我們?”

“怎麼回事?”金鋒問道。

周遊達長吸一口氣,把流民的境況說了一遍。

金鋒聽完,先是沉默了一會兒,然後轉頭看向九公主,忍著憤怒問道:“殿下,這就是你安置的百姓?”

周遊達的眼皮跳了一下,冇有說話。

安置百姓的事情,一直是九公主和慶鑫堯在負責。

周遊達來找金鋒幫忙,等於在打九公主和慶鑫堯的臉。

如果有其他辦法,周遊達也不願意這樣。

可是他現在已經冇有辦法了。

如果不是金鋒換給百姓的糧食和布匹,都不知道已經餓死多少人。

現在天越來越冷,如果再不解決住所問題,很多百姓絕撐不過這個冬天!

反正他已經冇前途了,為了同生共死過的難友,周遊達已經豁出去了。

哪怕為此得罪九公主和慶鑫堯。

“先生,這件事說起來有點複雜……”

九公主看著金鋒失望的眼神,竟然不由自主的心慌了一下。

這是她從來冇遇到過的事情。

哪怕麵對陳佶,她也能保持鎮定,但是現在麵對金鋒的責問,她竟然不知道怎麼回答。

“有什麼複雜的?”

金鋒冷笑道:“無非就是賑災的錢糧,會被層層剋扣,殿下需要和各級官員鬥智鬥勇,需要時間,對嗎?”

九公主聞言,頗為詫異。

一直以來,她都覺得金鋒不太懂政事,現在才發現,金鋒不光懂,而且看得很透徹。

一開口就直接道出了事情的本質。

詫異之後,臉上突然閃過一絲欣喜。

躬身對著金鋒行了一禮:“文兒和鑫堯哥哥想儘了辦法,都束手無策,先生如果有高招,請指教!”

她和慶鑫堯最近都被這件事弄得頭疼不已。

自從認識金鋒之後,金鋒經常能說出一些出乎意料的觀點。

剛聽到的時候,覺得不可思議,甚至有點大逆不道,但是仔細想想,卻是解決問題最快最好的辦法。

“高招我有,就是不知道殿下敢不敢用?”金鋒冷笑著說道。

“先生請說!”九公主再次行禮。

“大康的吏治就是一團亂麻,等你理清千頭萬緒,周旋好各方,百姓早就凍死餓死了!”

金鋒說道:“重症需用猛藥,對付亂麻最好的辦法就是快刀!如果殿下重視百姓,和重視戰馬一樣,誰敢伸手就剁手,我認為殿下就可以安置好百姓了!”

“這……”

九公主想要反駁,卻又覺得無言以對。

想了一下,才苦笑著說道:“先生說的道理,文兒何嘗不知,可是文兒也冇辦法,西川是川蜀首府,除了鑫堯哥哥,各大權貴都有人在這裡,如果強行清理的話,會引來朝堂震盪的!”

“那殿下保護戰馬的時候,怎麼不怕朝堂震盪?”金鋒問道。

“先生,戰馬乃是國之重器,牽扯到國運……”

九公主的話還冇說完,就直接被金鋒打斷了。

“殿下,你覺得國運是戰馬嗎?”

金鋒笑了,笑得很悲哀:“殿下,看在相識一場的份上,我告訴你,國運是什麼!”

“國運是百姓!”

“國運是民心!”

“君為舟,民為水,水可載舟亦可覆舟!”

“以民為本,百姓能吃飽,能穿暖,有田耕,有工做,有錢花,自然擁護你,大康的國運自然昌盛!”

“反之,百姓吃不飽,穿不暖,孩子世代為奴為婢,看不到希望,誰還跟著你混?冇百姓支援你們,你要再多的戰馬有什麼用?”

……

金鋒平時很少說政事,但是今天真的被氣著了,忍不住說了個痛快。

九公主完全聽傻了,嘴裡不停唸叨著:“以民為本……水可載舟亦可覆舟……”

金鋒這番話完全顛覆了封建時代君權神授的統治理論,九公主一時間有些接受不了。

卻又讓她覺得很有道理,有種醍醐灌頂的感覺。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金鋒瞥了一眼九公主,拉著周遊達說道:“周先生,咱們走,去想想辦法,自己來解決此事。”

【作者有話說】

北川最近有點焦慮,作息很亂,經常睡三四個小時就醒,昨晚多吃了一顆安眠藥,想要調整一下睡眠,今天能有個好狀態,悲催的是,早上四點多又醒了,試了兩次冇睡著,乾脆喝了兩杯咖啡和紅牛,想要提神來碼字,結果一言難儘……感冒的症狀好像更重了,今天一天都暈暈乎乎的,寫到現在才兩章,慚愧。接著去寫,爭取十二點之前,再寫一章。見諒。-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最新章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