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拿到戰馬之前,金鋒就知道肯定會有人來爭奪。

可是冇想到對方速度這麼快。

戰爭才結束冇幾天,九公主昨天才把戰馬交給他,今天就有人找上門了。

“薛衡廬?冇聽過,”金鋒想了一下,看向九公主:“什麼來頭?”

整個西川城,有頭有臉的人都知道,金鋒剛剛幫九公主打了勝仗。

對方既然有自信上門,顯然不可能是普通將領。

也不可能不知道他和九公主的關係,說不定還知道他現在正和九公主在一起。

可是依舊找上門來,顯然很有底氣。

應該也是一種示威。

意思是就算九公主在,他也不怕。

“薛衡廬是薛國公次子,姑姑是薛妃,妹妹是太子哥哥的正妃,薛國公的爵位要傳給嫡子,他就投到太子哥哥麾下,深受太子哥哥信賴,手裡有一支丙等軍,叫雄武軍,大概有一兩千人的樣子。”

九公主看了看左右,小聲說道:“太子哥哥派他帶著雄武軍來西川,便是為了製衡鑫堯哥哥。”

“謔,怪不得明知道你在這裡還敢來勒索我,原來是未來的國舅爺啊!”金鋒恍然。

他猜到對方不是一般權貴,卻冇猜到來頭這麼大。

背後不光站著一位國公爺,還站著皇太子。

金鋒想了一下,看向大劉:“他說要征用多少嗎?”

“他說要征用所有,而且還說大軍缺糧缺衣,要征用咱們的糧倉和布倉。”大劉答道。

“這位薛公子胃口還不小啊!”

金鋒差點氣笑了。

所謂征用,就是明搶。

而且把所有戰馬全部搶走不說,還要搶糧食和布匹。

“殿下,之前丹珠打來,這位薛公子去哪兒了,我怎麼冇聽過他?”金鋒問道。

“聽說在圍城前,他帶著雄武軍找藉口跑到簡州了。”

九公主露出鄙夷之色:“應該是知道咱們打贏了,回來看看有冇有什麼便宜能撿吧。”

“這不就是盯上我了嗎?”金鋒冷笑。

“先生,薛衡廬背後是太子哥哥和薛國公,非常難纏,本宮出一百匹戰馬,先生把他打發了就是。”

九公主察覺金鋒語氣不對,害怕他和薛衡廬鬨起來,準備息事寧人。

“打發他姥姥!”

金鋒冷笑道:“今天給這位薛公子一百匹,明天就會有周公子、張公子來找我,這點戰馬都分了也不夠他們塞牙縫的!”

權貴們也都是見人下菜碟,他和九公主都有戰馬,但他比九公主好欺負。

先把他手裡的戰馬搶乾淨,纔會有人去打九公主的主意。

這個頭決不能開,哪怕九公主願意出戰馬都不行。

這些人就是一群鬣狗,隻要有機會,就會一鬨而上。

今天能敲詐他的戰馬,明天就可能搶他的香皂、黑刀、紡車!

說不定最後連西河灣都要被瓜分。

“他們人呢?”金鋒問道。

“我剛得到訊息,就來通知先生,”大劉答道:“現在應該還在山外等著吧。”

話音剛落,又是一個親衛飛奔而來:“先生,薛衡廬闖進馬廄了,還打死了幾個看馬的百姓!”

“什麼?!”

金鋒一驚。

九公主把戰馬分給他後,金鋒就派人把馬帶到了大蟒坡,養在營地北邊的空地上。

因為人手不夠,就從當初被俘的那些百姓中招募了一些人,幫他暫時照料戰馬。

這些百姓都是可憐人,很多家裡的房子都被丹珠的騎兵燒了。

金鋒給他們一份工作,也算是暫時給他們一個棲身之所。

誰知道百姓們冇有死在騎兵手裡,冇有死在俘虜營,冇有死在奪取丹珠軍馬營的戰鬥中,卻在大蟒坡被一個紈絝子弟打死了。

金鋒覺得心裡怒火翻湧,冷聲問道:“他們來了多少人?”

“看起來得有一千多。”親衛答道。

“知道我有一千匹戰馬,就帶著一千多個人來,還真是準備充分啊!”

金鋒冷笑一聲,喝道:“大劉,放箭,集結!”

“是!”大劉衝出帳篷,抬手往天上連放三支響箭。

幾百米外,猴子正在校場和陳鳳誌切磋,聽到響箭,把木刀一丟,第一時間衝向帳篷。

兩分鐘後,當猴子再出來,已經黑甲上身,全副武裝!

不光是猴子,其他在校場活動的鏢師也是如此。

僅僅片刻,還能作戰的數百鏢師就全部集結完畢,在張涼的帶領下,直奔金鋒所在的大帳。

“先生,你不要衝動!”

九公主一看金鋒一副要吃人的樣子,趕緊勸說道:“薛衡廬不是周文垣,他是薛國公的嫡親次子,也是太子的心腹,先生最好不要跟他起衝突!”

“殿下不必緊張,我隻是去看看。”

金鋒衝著九公主笑了笑,一瘸一拐的走出大帳。

經過幾天休養,他已經不用單腳蹦著走路了。

出了帳篷,張涼正好帶著鏢師隊趕到。

“有人要征用咱們的戰馬,還打死了養馬的百姓,大家說應該怎麼辦?”

金鋒看著鏢師問道。

“乾他!”

鏢師們同時怒吼。

“走!”

金鋒帶頭走向臨時養馬場。

九公主趕緊帶著沁兒跟上,還讓珠兒去叫慶鑫堯和孟天海。

路上九公主還想再勸勸金鋒,結果金鋒根本不搭茬,最後乾脆躲在鏢師群中。

大蟒坡北邊,有一片空地。

金鋒的一千匹戰馬就放在這裡,準備過幾天西川的事情結束,就帶著戰馬回金川。

等金鋒他們趕到馬場的時候,老遠就看到一大群士兵把馬場圍了起來。

這些士兵全都吊兒郎當的樣子,一看就是一群兵痞子。

馬場外有一排帳篷,幫金鋒照顧戰馬的百姓,暫時住在這裡。

一個滿臉倨傲的公子哥,穿著華麗的衣服,一臉嫌棄的捂著鼻子。

在他身後,照顧戰馬的幾十個百姓成排的跪在地上。

不少人臉上青一塊紅一塊的。

跪在最前麵的是周遊達,臉上也有一個大大的巴掌印。

就算家裡被騎兵洗劫了,周家的宅子還在,祖田還在。

以周遊達的家世和本事,自然不可能來給金鋒餵馬。

“他怎麼在這裡?”

金鋒愣了一下,有點意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最新章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