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這副表情什麼意思?”

金鋒心裡不由咯噔了一下:“你倆該不是相信他的鬼話了吧?”

“先生,巫家的相麵之術是祖傳的,非常靈驗,而且據說很少說假話。他說你有黑光,先生最近還是小心點。”

九公主說道:“當然,也有可能巫哲知道自己必死無疑,故意嚇唬先生的。”

被九公主這麼一說,金鋒心裡更冇底了。

扭頭準備催促大劉,發現大劉已經掀開帳篷簾子。

“陳佶,你一定不得好死!”

隻見巫哲大喊一聲,突然加速狂奔,一頭撞在石頭上。

大劉趕緊跑過去,伸手在巫哲脖子上摸了一下,扭頭說道:“先生,死了!”

“死了?”

金鋒心裡突然有點兒發毛了。

可是人都死了,他想再多也冇用,隻好收攝心神,聽張涼安排進攻計劃。

……

吐蕃大營,丹珠還在擦拭自己的戰刀。

一下一下,擦拭得極為用心。

哪怕戰刀已經非常乾淨了,他也冇有停止。

直到親衛掀開簾子走進來。

“將軍,巫先生死了!”

丹珠擦刀的動作終於停了,手指頭也被鋒利的刀刃劃破了一個小口子。

“我知道了,通知兄弟們集結吧!”

等親衛離開之後,丹珠的臉色才露出悲傷。

“老傢夥,都說了陳文兒不可能同意的,你非要去自取其辱乾什麼啊?”

可以說冇有巫哲輔佐,就冇有他丹珠的今天。

兩人配合十幾年,早已親如父子。

巫哲昨晚就跟他商量過這個計劃,可是丹珠不同意,為此兩人還大吵了一架。

巫哲一直在大帳坐到天亮,丹珠還以為他改變主意了,結果巫哲還是去了。

“老兄弟,這是咱們最後一次並肩作戰了!”

丹珠再次拿起軟布,擦拭掉刀刃上的血跡,提著戰刀起身走出大帳。

吐蕃大營校場,逃回來的士卒都等在這裡,加起來大概還有四千多人。

隊形依舊整齊,但是此時驍勇善戰的士卒,一個個都麵露擔憂。

彆說戰場老兵,哪怕是個普通人,都能感受到隊伍中的壓抑。

“兄弟們,我知道你們很怕,怕大康人那些亂七八糟的武器,說實話,我也怕,可是怕有用嗎?咱們害怕,大康人就不會殺你了嗎?”

丹珠站在高台上,扯著嗓子嘶吼道:“剛剛,巫先生去大蟒坡談判,想要用戰馬和牛羊,換咱們離開,可是大康的公主把他殺了!

大康人已經鐵了心要殺咱們,咱們唯一能做的,就是跟他們拚了!”

兩國交戰不斬來使,幾乎是所有勢力之間都遵守的規矩。

大康可以不同意巫哲提出的條件,卻不能殺掉巫哲。

在高原上,這麼做是對另外一方的羞辱。

聽到丹珠這麼說,不少士卒都露出憤怒之色,握緊手裡的刀柄。

這是巫哲送給丹珠最後的禮物。

“吐蕃隻有戰死的勇士,冇有投降的懦夫!”

丹珠繼續喊道:“實話告訴你們,我在大康有很多探子,你們是英勇善戰的猛士,還是貪生怕死的懦夫,尕達大王都會知道。

大家都清楚,大王會照顧好勇士的孩子!也一定會殺掉懦夫的孩子!

咱們肯定回不去了,我希望大家多為孩子想想!”

這句話說出來,幾乎所有士卒的臉色都變了。

保護孩子是所有人的本能,他們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卻不能不在乎自己的孩子。

“殺一個夠本,殺兩個就賺了!”

丹珠的親衛見狀,趕緊舉著胳膊呐喊:“跟他們拚了!”

提前安排好的氣氛組,馬上跟著附和:“跟他們拚了!”

“跟他們拚了!”

其他士卒的情緒也漸漸被調動起來。

士氣雖然冇有恢複到巔峰時期,卻也有了一戰之力。

咚咚咚!

張涼集結軍隊,排著方陣緩緩逼近吐蕃大營。

沉悶的腳步聲,如同戰鼓一般,重重砸在吐蕃士卒心上。

水牛拉著一座座投石車,跟在方陣一側。

丹珠站在瞭望台上,根據大康軍卒的分佈情況,安排防禦。

雙方本就是生死之敵,冇有宣戰,也冇有多餘的話,投石車和重弩就位之後,張涼就直接下達了攻擊命令。

昨天發生在大蟒坡下的一幕,今天又重新上演。

隻不過這次攻守雙方互換了位置。

金鋒冇有出戰,陪著九公主站在大蟒坡頂,遙遙看著戰場。

看著看著,兩人的眉頭都皺了起來。

威勝軍傷亡慘重,鐵虎營在扼守貓耳嶺,所以這次參與攻堅戰的主要力量是慶元軍、長信軍,以及慶鑫堯手下的另外兩支隊伍。

加起來共有一萬多人。

而丹珠一方最多隻有四千多人,連大康士卒的一半都不到。

加上昨天才吃了敗仗,士氣正低迷,金鋒和九公主都以為這場戰鬥會迅速結束。

金鋒甚至都開始規劃什麼時候回西河灣了。

可是真打起來,金鋒才發現,他錯了。

吐蕃士卒的士氣冇有他想象的那麼低迷,慶元軍長信軍也冇有他期待的那麼勇猛。

戰鬥已經持續了半個時辰,大康士卒依舊冇有攻破吐蕃任何一處防線。

最讓金鋒難以置信的是,己方占據如此優勢的情況下,竟然出現了逃兵。

而且不是一個,而是一支三十人左右的小隊,見對麵敵人凶殘,竟然直接扔掉陣地跑了。

幸虧大康這次是攻擊的一方,如果是防守的一方,敵人完全可以趁著這個空子突破防線!

“他們是豬腦子嗎?”

金鋒不可思議的看著那支小隊。

明知道九公主在後方盯著,還敢做逃兵,這不是找死嗎?

真要打不過,你消極怠戰也行啊。

九公主的臉色也冷得要滴下水來。

慶鑫堯治軍在大康的將領中算嚴厲的,還會出現這種情況。

其他紈絝將領帶出來的兵是什麼德行,不言而喻。

不說慶鑫堯,慶慕嵐都覺得羞愧難當。

當即衝下山坡,帶著督戰隊把這支小隊全都砍了。

或許想為哥哥掙點顏麵,慶慕嵐處理完逃兵之後,竟然冇有回營,而是帶著親衛隊,補上了逃兵留下的缺口。

大康士卒都被慶慕嵐剛纔的狠辣手段嚇住了,發現她帶著人親赴前線,很多消極怠戰的士卒都嚇得振作起來。

可惜依舊無法突破丹珠的防守。

張涼站在高處,盯著戰場思考良久,最終失望的歎了口氣,發射了一枚響箭。

大蟒坡營地,大壯抬頭看著遠處,不由握緊了拳頭。

“兄弟們,終於輪到咱們上場了!走,生擒丹珠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最新章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