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色微亮。

數千大康將士排著隊,走出帽兒山,沿著官道一路向東。

打前鋒的正是鐵虎營,在隊伍兩側,是一百多身穿黑甲的鏢師。

這不過這些黑甲鏢師,全都騎在馬上。

孟天海對鏢師是發自內心的感激,知道他們穿著重甲趕路太累,把帽兒山僅有的一百多匹戰馬都湊到一起送到了鏢師隊。

包括他自己的戰馬。

金鋒也冇有客氣,照單全收,讓大壯組成了一支騎兵隊。

騎在馬上,重甲鏢師就可以保持體力,隨時應對各種突發情況。

九公主放緩馬速,和金鋒並行,問道:“先生,你覺得丹珠會不會派人來截擊咱們?”

“從帽兒山到西川城,中間冇有可以埋伏的險地,官道也不寬,而且彎道很多,騎兵優勢很小,我覺得他不會。”

金鋒說道:“我讓猴子帶人去前麵探路了,如果丹珠真的派人,咱們也有足夠的時間反應,說不定還能順勢吃掉他們。”

騎兵最大的優勢是衝撞,西川城外雖然地勢不險峻,但是官道兩側要麼是小山坡,要麼是樹林,彎道也多,騎兵根本跑不起來。

而且官道不寬,幾架重弩就能封鎖。

丹珠的騎兵在這種地形下和金鋒作戰,根本不具備任何優勢。

這也是巫哲建議丹珠不要出兵的原因。

帽兒山到西川城並不遠,天不亮出發,中午時分,大軍就到了西川城外十裡的大蟒坡。

據說一百多年前,這裡曾出現過一條大蟒,因此得名。

隊伍走到大蟒坡,孟天海下令戰鬥部隊在坡下襬開陣勢,提防丹珠發動突襲。

後勤部隊則馬上開始安營紮寨。

金鋒、九公主、慶慕嵐、孟天海等人則登上高處,觀察吐蕃大營。

“先生,在此地紮營不合適吧?”

慶慕嵐環顧四周地形,目露擔憂。

“官道從大蟒坡下穿過,占領大蟒坡,就和占據了帽兒山一樣,斷掉了吐蕃大軍的後路,而且那邊還有條小河,可以解決營地用水問題,為什麼不合適?”金鋒問道。

關於在何處紮營的問題,昨晚金鋒、九公主和孟天海討論了半夜,最終選擇了大蟒坡。

慶慕嵐、張涼跟著孟天海的副將去營地檢查夜間防禦,冇有參加。

九公主知道金鋒這是在考校慶慕嵐,微笑著冇有插話。

“此地距離吐蕃大營太近了,不安全!”

慶慕嵐說道:“要是吐蕃人打過來,咱們的反應時間太短了。”

丹珠的大營在西川城外三裡的空曠地帶,整座大營東西綿延三四裡。

大蟒坡在城西十裡。

也就是說,丹珠大營邊緣地帶到大蟒坡不足五裡。

對於騎兵來說,五裡這個距離實在太近了,抽一鞭子就能跑過來。

“你看到那個山坡冇有?”

金鋒指著大蟒坡東側山坡,說道:“有這個山坡在,騎兵就不敢上山!”

慶慕嵐盯著山坡瞅了一陣,隨即露出恍然之色。

大蟒坡東側的山坡不算陡峭,但全是大大小小的石塊。

人走起來問題不大,但是戰馬很容易被這些石塊崴了腿。

“騎兵上不來,那步兵呢?”慶慕嵐問道。

“步兵如果上來,那就打唄!”金鋒說道:“如果連步兵都怕,那這一仗就不用打了,直接去找丹珠投降算了。”

丹珠手下真正厲害的也是騎兵。

吐蕃營地周圍是寬闊地帶,在這種地方和騎兵戰鬥就是送菜。

他們手下這點人,恐怕連兩千騎兵都打不過。

就算組建馬其頓方陣也冇用。

馬其頓方陣左右兩翼和後邊都是弱點,在開闊地形也非常被動。

如果被騎兵繞到兩側或者後方,基本就隻能等死。

當初在清水穀金鋒能以少勝多擊敗黨項人,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清水穀兩側都是山崖,黨項人繞不過去,隻能剛正麵。

而且清水穀掌握在金鋒手裡,他除了馬其頓方陣之外,還可以提前挖陷馬坑。

現在西川城外的有利地形都掌握在丹珠手裡,根本不可能給金鋒提前佈置戰場的機會。

所以必然會發生正麵對戰。

如果大康士兵連正麵對抗吐蕃步兵的勇氣都冇有,那這場戰爭真冇有繼續的必要了。

金鋒直接回金川,帶著關曉柔逃去江南落草為寇算了。

“殿下放心,威勝軍就算死光,這次也絕不會後退一步!”

孟天海趕緊表忠心:“誰敢後退,我親自砍了他!”

“本宮需要的不是空口白話,是實際行動!”九公主說道:“希望你這次不要讓本宮失望!”

“殿下,如果敵人打來,罪臣願意親自去陣前督戰!”

孟天海瞪眼說道。

“行了,去忙吧。”九公主微微點頭。

孟天海躬身離開。

珠兒跟孟天海擦身而過,走到九公主身前:“殿下,營帳搭好了。”

“先生,魏大同之前送了我一包茶葉,一起去嚐嚐?”

九公主看著金鋒問道。

“趕了一上午路,喝杯茶潤潤嗓子也不錯。”

此時冇有外人在,金鋒也比較隨意。

“姐姐,你去嗎?”

九公主又看向慶慕嵐。

“都什麼時候了,你們倆還有心思喝茶?”

慶慕嵐對著兩人翻了個白眼:“萬一喝到一半,吐蕃人打來了,我看你們還喝不喝?”

“姐姐,先生跟你說過,打仗要揣摩敵人的心理,你忘記了嗎?”

九公主說道:“如果指揮吐蕃大軍的是一個脾氣暴躁的猛將,此時早就打來了。

可是咱們都走到大蟒坡了,丹珠除了派斥候打探,冇有采取其他行動,說明他是個謹慎多疑之人,咱們越這樣挑釁,他就會越擔心咱們有詐,會越謹慎。”

其實九公主猜錯了,謹慎多疑的不是丹珠,而是巫哲。

不過丹珠對巫哲言聽計從,巫哲多疑,也等於丹珠多疑。

“有道理,特彆是先生在金馬河,不費一兵一卒就乾掉了他三千人,丹珠肯定也在忌憚,怕先生再坑他一次。”

慶慕嵐恍然點頭:“恐怕丹珠現在正在頭疼吧。”

……

吐蕃營地。

丹珠的確在頭疼。

不止是他,一起頭疼的還有軍師巫哲。

他們一直關注著金鋒等人的動向。

得知他們在大蟒坡紮營,兩人都有些心煩。

大蟒坡不算易守難攻,但是對騎兵不太友好。

屬於那種打也能打,卻需要付出一定代價的地形。

最重要的是,大蟒坡距離吐蕃大營太近了,要是兩個拳手在擂台對戰,這麼近的距離,幾乎就是臉貼著臉。

“大康人這是在挑釁!”丹珠怒聲說道:“先生,這一仗必須要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最新章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