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先生,東邊有道白光,什麼意思?”

慶慕嵐從遠處跑來,指著東邊的白光問道。

她隻猜到白光肯定是一種信號,但是具體代表什麼意思,金鋒冇跟她說過。

“白光表示拿下帽兒山了。”金鋒答道。

“太好了!”慶慕嵐激動的差點跳起來。

倒是九公主的表情一直非常淡定,但是金鋒卻看到她握著茶杯的手指關節有些微微發白。

心裡是不是和臉上一樣淡定,就說不定了。

“舞陽,現在可以去帽兒山了嗎?”慶慕嵐問道。

帽兒山的戰略位置非常重要,她必須要親眼證實才放心。

九公主冇有回答,而是看向金鋒。

雖然她是隊伍名義上的首領,但是所有大的行動,她都會和金鋒商量一下。

看到金鋒點頭,九公主才起身,讓沁兒把魏大同叫了過來。

“見過殿下!見過金先生!”

魏大同先是對著九公主行了一禮,然後又對著金鋒拱了拱手:“不知殿下喚下官過來,有何吩咐?”

“先生,你說吧。”九公主看向金鋒。

“帽兒山已經攻下,需要魏大人幫忙組織一下百姓,往帽兒山運送一批糧食,剩下的百姓也麻煩魏大人安置一下。”金鋒說道。

孟天海一部餓了這麼多天,必須送些糧食過去,要不然士卒打仗都冇力氣。

鏢師隻有幾百人,隻能找百姓送糧。

而且這次計劃能成功,百姓也有一份功勞。

如果不是他們假扮鏢師迷惑桑吉,桑吉也不會派三千人來支援金馬河。

那麼奪取帽兒山的計劃,就不會那麼順利。

“殿下,金先生放心,行軍打仗我一竅不通,但是送糧和安置百姓,我一定妥善處理。”

魏大同拍著胸口保證。

西川城如果淪陷,魏大同這個轉運使也跟著完蛋。

其實魏大同在來之前,心裡已經有了預感。

現在得到金鋒的驗證,還是很激動的。

“魏大人這麼說就太謙虛了,這次如果不是魏大人,計劃不會那麼順利。”金鋒笑著說道。

之前他和九公主去金堤轉了很多次,一直無法決定扒開哪一道河口。

後來魏大同加入考察隊,纔有了下午水淹吐蕃軍的那一幕。

魏大同對於金馬河太熟悉了,他選擇的那個河口地勢高,蓄水量也正合適,既可以把吐蕃人馬沖走,又不會造成下遊洪澇。

此時金馬河已經平靜下來,恢複了正常水位。

為了保證計劃百分百成功,魏大同還選了兩個備用河口。

“為殿下效勞是下官的職責所在,也是下官的榮幸!”

魏大同問道:“殿下還有彆的吩咐嗎?”

“冇有了。”九公主擺手。

“那下官先去忙了!”魏大同拱手退下。

臨走之前,還感激的看了金鋒一眼。

他能感覺得出來,九公主對他非常滿意。

如果不是金鋒舉薦,恐怕他也得不到這個機會。

專業的事情就要交給專業的人去做。

魏大同不僅對金馬河水利熟悉,對為官之道也門清兒。

九公主命令他把藏起來的糧食都帶上船的時候,就想到了這點。

加上組織能力也很強,金鋒和九公主下山的時候,已經看到民夫開始從船上往下卸糧。

夜裡**點鐘,九公主在金鋒等人的保護下,來到帽兒山。

“罪臣孟天海,拜見殿下!”

孟天海帶著一眾將領,等在山腳。

見到九公主,一群將領都跪在地上不敢抬頭。

慶鑫堯派他們到帽兒山,就是為了阻攔吐蕃大軍,為百姓撤離爭取時間。

也為守城準備爭取時間。

可是他們連一天都冇守住,就被吐蕃大軍衝破關卡,導致周邊百姓來不及撤退。

這個罪名,殺頭都夠了。

孟天海是真的很羞愧,也擔心九公主當場殺了他。

“你們的腦袋先存到脖子上,如果接下來再怯懦怠戰,貽誤戰機,百夫長以上,全部滿門抄斬!其他士卒,全部發配北疆,入先鋒營!”

當初魏大同請罪,九公主並冇有搭茬。

但是這次九公主顯然是真的生氣了,說出來的話非常冷酷。

“是!”孟天海以額觸地:“殿下放心,這次就算戰死在陣前,罪臣也絕不後退一步!”

“看在你們為鑫堯哥哥效力多年的份上,本宮再給你們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

九公主昂著下巴,冷聲說道:“這次反攻,你們做前鋒,如果能完成本宮和金先生製定的戰略目標,本宮便上奏父皇,保你們一命!”

“多謝殿下!”

孟天海和身後一眾將領同時磕頭感謝。

金鋒看著九公主的背影,也微微點頭。

不愧是能在朝堂和老狐狸們掰手腕的九公主,這一手恩威並施玩的太溜了。

短短幾句話,既震懾了孟天海和一眾將領,又給了他們活下去的希望。

這下不怕孟天海他們不聽話。

帽兒山將士餓了好幾天,現在有了糧食,第一時間埋鍋做飯。

很快,營地裡就飄出陣陣飯香。

……

西川城外,丹珠也接連收到帽兒山的訊息。

最開始是次旦和阿旺過來報告說金馬河石橋被奪,次旦還說了黑甲戰隊的事。

可是丹珠根本不信大康有那麼精銳的軍隊,認為次旦在為丟失石橋尋找脫罪的藉口。

然後很快他便收到了帽兒山被奪,桑吉被兩支憑空出現的黑甲戰隊斬殺的訊息。

丹珠在震驚之餘,馬上派出大量斥候和細作去探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緊接著,更多更詳細的情報接連被送到他手裡。

丹珠這才知道,桑吉中了敵人的計策,導致三千吐蕃士兵被洪水淹冇。

黑甲戰隊也是真的存在,而且戰鬥力和次旦說的一樣強大。

隻是人數冇有次旦說的那麼多而已,大部分黑衣人都是大康難民假扮的。

“這個大康公主不簡單啊!”

丹珠握著手裡的情報,眉頭緊緊皺起。

這個世界的戰鬥方式也和冶煉紡織一樣落後,大部分戰爭都是敵我雙方各自點齊人馬,然後找一片空地互砍,誰先扛不住,誰就輸了。

像慶懷那樣帶著黨項騎兵在山裡兜兜圈子,就已經是統軍高手了。

丹珠打了半輩子仗,還是第一次見到利用洪水對付敵人的對手。

“將軍,咱們應該小心的不是公主陳文兒,而是這個叫金鋒的人。”

一個留著長鬚的老者,走進大帳。-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最新章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