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求先生救救西川,救救大康!”

九公主起身,鄭重其事的躬身對著金鋒行了一禮。

“殿下,你這是做什麼?”

金鋒趕緊起身,想要托起九公主,可是看到沁兒在旁邊怒視著他,隻好把手收了回來。

金鋒不扶,九公主就一直這麼弓著腰。

沁兒皺了皺眉,抬頭看向房頂。

金鋒一看,知道她已經默許,準備當做看不見,便趕緊托住九公主的手臂,想要把九公主扶起來。

可是九公主卻倔強的不肯起身。

“殿下快起來,金鋒何德何能,當得起殿下如此大禮啊!”

金鋒哭笑不得道。

九公主不起來,他總不能硬拖起來吧。

估計還冇拖起來,就被沁兒把胳膊打斷了。

“先生先答應文兒,文兒纔敢起來!”九公主弓著腰說道。

“殿下,你什麼事都不說,就讓我答應,殿下覺得我能答應嗎?”

金鋒一聽,九公主這是要耍賴啊。

直接把手收了回來,也躬身對著九公主行禮:“殿下要是這樣,咱們就互相拜著吧。”

不就是耍賴嘛,誰不會似的。

九公主一看,心裡無奈的歎了口氣,隻好直起身子,還把金鋒托了起來。

“先生,那我就直說了。”

“嗯,直說吧。”

金鋒動手給九公主盛了一碗米粥:“殿下先喝點米粥潤潤嗓子。”

“多謝先生。”

九公主接過米粥放到一旁:“先生,三天前,吐蕃使者去西川府談判,回去的時候,被土匪襲擊了!”

“吐蕃使者被土匪襲擊了?”金鋒一愣,皺眉問道:“傷亡如何?”

“全死了!”九公主說道。

“這麼嚴重?”

金鋒一下子意識到,事情大條了。

來談判的使者死了,吐蕃必然震怒。

大康和吐蕃的關係本就緊張,這下好了,土匪直接在下邊點了一把火。

“吐蕃那邊怎麼說?”金鋒問道。

“吐蕃方麵要求我和鑫堯哥哥,五天內帶著凶手,親自去吐蕃賠罪!”

九公主說道:“另外,還要求大康把西北的蘭州西寧兩郡,一起割讓給吐蕃!”

“他們想什麼呢?”金鋒皺眉。

蘭州西寧和西川一樣,都是當初大康開國皇帝建造的邊陲軍城,一個扼製吐蕃,一個扼製黨項,戰爭位置非常重要。

西川府距離吐蕃邊境線還有一段距離,但是西寧蘭州,幾乎就建在邊境線上。

如果把西寧蘭州給了吐蕃,那大康西北再無屏障,吐蕃人將可以自由馳騁在大康西北,從而威逼關中。

如果把西寧蘭州割讓給吐蕃,後果就和當年把燕雲十六州割讓給契丹一樣嚴重。

以前吐蕃說讓大康割讓西川府,可能隻是坐地要價,這次又加上蘭州和西寧,就是玩真的了。

索要三座郡城,大康再還價,總得給一個吧?

“西川蘭州西寧,絕不可能割讓給吐蕃,所以和吐蕃一戰,已經無可避免!”

九公主說道:“舞陽來西河灣,就是想求先生,幫幫西川,幫幫大康!”

“殿下,我隻是區區一個男爵,能幫上殿下什麼?”金鋒苦笑道。

金川到吐蕃太近了,如果可以,他也不願意看到大康和吐蕃打仗。

可是這已經牽扯到了兩國之間的利益,不,甚至還牽扯到了黨項。

他一個清水男爵,連封地都冇有,實在想不到九公主來找他幫什麼忙。

“我們抓到了一批吐蕃探子,審問得知,吐蕃的尕達讚普早就開始研究如何對抗重弩和投石車,據說頗有成效。

吐蕃人混戰多年,作戰比黨項契丹還要勇猛,如今又針對性研究瞭如何破解重弩和投石車,我軍和吐蕃作戰,勝麵並不大!”

九公主說道:“先生,我知道,您有一批比重弩、投石車更厲害的武器,舞陽求先生為了川蜀百姓,為了大康社稷,請把這批武器支援西川!”

“你怎麼知道?”金鋒聞言,心頭一震。

在武器方麵,金鋒的理念一直是裝備一代,儲備一代,研發一代。

所以投石車和重弩的確不是他手裡最厲害的武器。

他的確做出了更犀利的武器,而且偷偷製造了一批,藏在後山庫房最深處。

可是這個訊息,隻有他和關曉柔、唐小北、滿倉等少數幾人知道。

九公主怎麼會知道?

金鋒下意識抬頭看向慶慕嵐。

隨即又否認了這個念頭,因為慶慕嵐也不知道。

九公主說完,一直盯著金鋒。

看到金鋒如此反應,不由長長鬆了口氣,狡黠一笑道:“先生彆看慕嵐姐姐,不是她跟我說的,是舞陽猜的。”

“猜的?”

“對,先生做事穩重,當初願意把投石車圖紙交給慶懷哥哥,極可能是已經有了更厲害的武器,現在看來,舞陽猜對了!”九公主笑著說道。

“殿下對於人心的把握,真的很厲害。”金鋒苦笑道。

搞半天,自己是被九公主詐住了。

“既然殿下已經猜了出來,那我也不瞞殿下了,我的確又研究出一種威力更大,射程更遠的投石車和重弩。”

金鋒說道:“不過,這批武器不是我把投石車圖紙給慶侯之前做的,而是得知圖紙外泄,擔心無法剋製黨項人,才研究出來的。”

“先生高義!”

九公主起身,對著金鋒又行了一禮,心中大定。

金鋒既然承認有這麼一批武器,那就可以認為,他願意把武器交出來。

“先生放心,舞陽不白要先生的武器,先生需要銀子還是礦石,都可以提!”

“這個先不說,我有個問題想要問殿下。”

金鋒說道:“殿下抓住的吐蕃探子,有冇有說吐蕃人準備如何對付投石車和重弩?”

“這個探子冇說,應該是真的不知道。”九公主搖頭。

“那殿下可否如實相告,殿下所說的這個探子,是否就是吐蕃使者呢?”金鋒趴到桌子上,兩眼緊緊盯著九公主。

川蜀之地,土匪的確很多,但是土匪也不是傻子,不可能分不清吐蕃人和大康人。

明知道殺了吐蕃人,後果非常嚴重,很少有土匪敢劫殺他們。

要不然當初去京城的吐蕃使者,也不可能一路安全的返回。

西川和吐蕃接壤,附近的土匪肯定更加明白這點。

可是吐蕃使者卻被劫殺了,隨後九公主又說抓住了吐蕃探子。

金鋒不可能不多想。-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最新章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