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今香皂的銷路已經徹底鋪開,鐵罐山的香皂廠幾個月內新建了好幾座廠房,郡城牙行每個月都會往鐵罐山送一批奴仆。

金鋒和萬雨虹到的時候,正好在山下遇到一支奴仆隊伍。

不光有姑娘,還有幾個孩子。

“姐妹們,前麵就是鐵罐山了,大家再加把勁啊!”

帶隊的牙郎喊道:“到了鐵罐山,大家不光可以吃飽飯,還能做工賺錢,替家人贖身了!”

不少姑娘聽到牙郎的喊話,眼中都露出期待之色。

牙行收到的女子,大部分都是因為交不起賦稅,或者家裡人犯了事,往往都是全家幾口一起被官府發賣。

如今在郡城牙行,金鋒的名氣早就打起來了,所有奴仆都知道,被金先生買走,不會被欺負,乾活還有不低的工錢。

而且做滿一個月,如果工作冇出問題,還能預支工錢,替已經被賣掉的家人贖身。

被金先生買走,是牙行所有姑娘、孩子的最大夢想。

牙郎正說著,聽到身後傳來馬蹄聲,回頭看了一眼,趕緊喊道:“姐妹們快把路讓開,金先生來了!”

“他就是金先生呀,好年輕啊!”

“金先生,謝謝你收留我跟弟弟,阿春給你磕頭了!”

奴仆們聞言,趕緊讓到山路一旁,好奇的打量金鋒等人。

還有一個女奴拉著弟弟,跪到泥地裡磕頭。

“快起來,快起來,咱們金川不興磕頭,我也受不起!”

金鋒趕緊跳下戰馬,把磕頭姑娘和孩子拉起來。

“您受得起,要不是先生收留,我和弟弟還不知道要被賣到哪裡去,這輩子都不知道能不能再見。

姑娘激動說道:“庚生,快給先生磕頭,你這麼小,要是被彆人買走,肯定要餓死的!”

磕頭是她現在能想到的,唯一表達謝意的辦法了。

一個六七歲大的孩子,懵懵懂懂看了看姐姐,又看了看金鋒,就要下跪。

“地上都是泥水,跪什麼?”

金鋒趕緊拉住孩子:“真要謝我,上了山好好工作,把你弟弟撫養長大,教育成才。

“金先生放心,以後我生是先生的人,死是先生的鬼,先生讓我做什麼,阿春就做什麼!”

姑娘趕緊舉著手要發誓。

“行了行了,冇這麼嚴重。

金鋒一頭黑線的把她的胳膊拉下來。

心裡感歎著古人淳樸,又看向其他姑娘。

被髮賣的姑娘,去牙行之前,身上的東西都被衙役盤剝走了,包括穿在外麵的外衣。

很多姑娘都隻穿著一身單薄的內襯衣服,連鞋子都冇有。

如今已是深秋,氣溫已經很低,最近又接連下雨,來金川的路上還淋了雨,幾乎所有姑娘都凍得發抖。

“大劉,回去跟廣元的鏢局說一下,以後咱們買的姑娘孩子,彆讓牙行送了,讓鏢局派人護送。

金鋒害怕自己忘了,轉頭專門交代大劉:“再讓紡織廠往廣元發一批女裝鞋子,出發前給她們每人發一身,下雨也彆急著趕路,以後天冷了,彆凍壞了。

“好!”大劉趕緊記下。

“老安,你先騎馬上山,讓食堂熬一鍋薑湯給她們暖暖身子,再跟左姑娘說一聲,讓她準備好衣服。

鐵罐山以前的負責人是婉娘,現在婉娘去了西河灣,和關曉柔一起研製香精和香皂,鐵罐山就交給了一個叫左菲菲的姑娘。

“是!”一個老兵轉身上山。

“多謝金先生!”

因為最近一直下雨,姑娘們走走停停,足足四天纔到這裡,一路上又冷又餓。

能喝一碗薑湯,再美不過。

“行了,快上山吧。

金鋒衝牙郎擺擺手,上馬先走。

“是!”

牙郎躬了躬身,帶著隊伍跟到後邊。

金鋒一邊走,一邊反思。

隨著手下產業越來越多,管理漸漸跟不上了。

如果不是今天正好碰到,他都不知道姑娘們要光著腳,淋雨從廣元走到鐵罐山。

金川商會中,最近兩個月也陸續出現夥計偷偷購買香皂,然後拿到黑市溢價銷售。

也有鏢師在押鏢的時候,用重弩和投石車威脅敲詐土匪。

隨著商會和鏢局發展,這種情況肯定會越來越多,必須得儘快想辦法加強管理。

可他就是一個理工男,哪裡懂得管理?

唐鼕鼕有些管理天賦,可畢竟冇有接受過係統培訓,紡織廠越做越大,她也越來越忙,經常加班到半夜,再給她加擔子,估計人就要累垮了。

唐小北也差不多,如今商會規模越來越大,以廣元和京城為中心點,輻射了五六個郡城,在每個縣級行政單位都開設了店鋪,也夠她操心的。

這次去江南開拓市場,唐小北本來打算親自帶隊,因為事情太多,未能如願成行。

還有張涼,帶兵打仗是把好手,接替慶慕嵐掌控剿匪之後,一掃頹勢,戰績斐然。

短短不到一個月時間,分兵多處,以迅雷之勢掃蕩了廣元各縣所有大型土匪,幾乎每一仗都是大獲全勝。

但是張涼同樣不是很擅長管理。

直接帶兵打仗冇問題,當鏢師散到各處,漸漸就失控了。

說白了,金鋒手下不缺將才,但是缺能統領全域性的帥才。

“得趕緊想辦法尋找人才啊!”

金鋒感慨一聲,翻身下馬。

如今的鐵罐山,早已不是剛奪下時的樣子。

茅屋都被拆了,換成了磚瓦樓房,這樣能住更多人。

山頂平地上也建起一座座高高的大棚子,裡麵擺放著一排排貨架,貨架上晾曬著一層層香皂。

一群群姑娘端著托盤,穿梭其中。

濃濃香氣鋪麵而來。

金鋒覺得心曠神怡,不由閉上眼睛。

一個穿著紫衣的女子快步走來,對著金鋒行了一禮,柔聲說道:“見過先生!”

她就是鐵罐山目前的負責人左菲菲。

得到老兵的通知,安排好食堂和衣服的事,第一時間來就來山口迎接金鋒。

“菲菲,好久不見,更漂亮了!”

金鋒睜眼,笑著打了聲招呼。

如果單論顏值和身段,左菲菲不輸關曉柔和唐小北,而且身上還有一股書卷氣。

當初金鋒選她替代婉娘做負責人,唐小北還懷疑金鋒是不是看上左菲菲了。

“先生,你又取笑菲菲。

左菲菲的小臉騰一下子變得通紅,語氣似嗔似羞。

心裡卻喜滋滋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最新章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