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府兵負責開路和殿後,女鏢師分散在馬車兩側,男鏢師和秦銘帶領的護衛隊在女鏢師周圍。

還有一百多漢子推著板車夾雜其中。

九公主從京城帶來的勞工基本都死在沉船中,這些漢子是劉鐵從村裡挑出來幫隊伍運送物資的,他們不會去吐蕃,把九公主送到西川就回來。

“出發!”

隨著秦銘一聲令下,隊伍緩緩動了起來。

幾百人的隊伍,在山路上蜿蜒近百丈。

九公主掀開馬車簾子,往外看了一眼,眼中滿是不捨。

她是真喜歡西河灣。

一旦去了吐蕃,她這輩子都冇有機會再來這裡了,甚至都冇有機會再回大康了。

歎息一聲,有些失落的放下簾子。

就在這時,西河灣村口出現一陣急促的馬蹄聲。

九公主再次掀開簾子,便看到金鋒騎著一匹白色戰馬,飛奔追來。

“沁兒,讓隊伍停一下,等等金先生!”

九公主的嘴角不由翹了起來,眼中的失落瞬間消散一空。

“殿下,對不住,來晚了!”

金鋒驅馬跑到馬車旁邊,拿出一個盒子遞給九公主:“這是我為殿下準備的禮物,還望殿下不要嫌棄。

“先生有心了!”

九公主感謝一聲,緩緩打開盒子。

盒子裡靜靜躺著三麪碗口大的鏡子,最上頭一麵正好照出九公主的臉龐。

“先生,這是鏡子嗎?”

九公主拿起一麵,翻來覆去的看了幾遍,有些不確認的問道。

大康冇有玻璃,更不會有玻璃鏡。

有錢人家使用銅鏡,一般百姓端碗水照照就行了。

銅鏡雖然也能照得清楚麵貌,但是終究冇有玻璃鏡照的那麼清晰。

“對的,就是鏡子!”

金鋒說道:“殿下為了天下蒼生,隻身前往吐蕃,金鋒無以為助,這幾麵鏡子送給殿下,殿下或許用得上。

九公主纔去吐蕃,最先接觸的肯定是婦人,鏡子或許比金銀還好使。

這幾麵鏡子就是金鋒昨晚忙活了一夜的成果。

“多謝先生!”

九公主對金鋒行了一禮。

金鋒看著漸行漸遠的隊伍,心生歎息。

雖然他和九公主並冇有很深的感情,但是同為炎黃子孫,要去向異族和親求和,金鋒心裡還是不好受。

回去之後,金鋒又一頭鑽進了實驗室。

其實金川到成都並不算遠,直線距離隻有不到五百裡,但是山路難行,又加上下雨,九公主離開西河灣,走了半個月,連三分之一都冇走完。

第十六天,老天終於放晴,一大早秦銘就安排隊伍出發,走到中午,終於走出大山。

“軍爺,隻要過了這山,接下來一直到西川府城都是平路了!”

嚮導指著前麵的山頭說道。

四川被稱為天府之國,因為其境內有一座龐大富饒的盆地,隻不過廣元不在盆地範圍。

過了這座山,就算進入盆地範圍了。

秦銘騎馬跑到山頭往下看,果然和嚮導說的一樣,山下就是一望無際的平地。

官道又寬又直,五輛馬車並行都冇有問題。

“兄弟們,再加把勁啊,下山就全是平路了!”

秦銘對著後邊喊道。

勞工和府兵一聽,都高興的歡呼起來。

大康缺馬,數百人的隊伍,所有馬匹加起來隻有不到四十匹,其中鏢師們就占了二十匹。

彆說府兵,就是公主的侍衛隊,也隻有秦銘和另外三人有馬,而且這四匹馬是金鋒借給九公主的,鏢師們返回的時候,還要帶回西河灣。

推著板車在山路上走了半個多月,是非常痛苦的。

特彆是上山的時候,能把人累死。

到了山下,九公主下令休息一個時辰。

護送九公主的府兵是肖都尉從數千人中挑選出來的,郡守又答應護送任務結束後,每人賞銀二兩,所以一路上府兵表現的還不錯。

接到九公主的命令,都不用等肖都尉安排,府兵們立刻行動起來。

有的負責紮營,有的負責警戒,火夫營也開始埋鍋做飯,倒也顯得有條不紊。

九公主坐在馬車上,看著背後的大山默默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吃飯休息後,隊伍再次出發。

本來以為平路好走,結果上了官道才發現,因為連日陰雨,官道早已變得泥濘不堪,還不如山路好走。

至少山路基本是石頭,板車不會陷入泥坑中。

肖都尉發現勞工們越走越慢,隻好分出部分府兵,用繩子幫勞工拖拉板車。

可是即便如此,速度依舊很慢。

“鐵子,老肖,這樣下去不行啊,眼看著天都黑了,驛站還有二十多裡呢。

秦銘把肖都尉和劉鐵叫到一起,商量道:“鐵子,要不然我和老肖護送殿下先去驛站,你這邊辛苦一點,帶著兄弟們趕趕夜路?”

按照計劃,他們今天要趕到一座驛站休息,可是現在看來,恐怕來不及了。

“我覺得可以,總不能讓殿下住在野外,受罪不說,也不夠安全。

肖都尉附和道:“鐵子你放心,我再派五十個府兵來幫你們。

劉鐵環顧四周,眉頭微皺。

此時他們已經進入四川盆地範圍,周圍全都是平地,連個可以扼守的地勢都冇有,九公主住在這樣的地方,的確不安全。

可是想起金鋒的交代,劉鐵又有些猶豫。

就在左右為難的時候,遠處突然響起一道尖銳的呼嘯之聲。

“不好,是響箭!”

秦銘劉鐵幾人臉色同時大變,齊齊轉頭看向南方。

南方數百米外,是一片茂密的樹林。

隻見秦銘派出去的探路斥候騎著馬從樹林中衝出,瘋狂逃跑。

在斥候身後,一支數十人組成的馬隊緊追不捨。

而在馬隊後邊,數以百計的漢子舉著長刀,衝出樹林!

斥候才逃了幾十米,就被箭矢射中,從馬上摔了下去。

“敵襲!保護殿下!”

秦銘和肖都尉調轉馬頭就跑,扯著嗓子指揮各自的人手準備防禦。

幸虧斥候發現的早,給了他們一些應對時間。

按照製定好的計劃,肖都尉帶著府兵頂到最前麵,男鏢師隨後,女鏢師和秦銘帶領的侍衛隊拱衛在馬車周圍。

沁兒珠兒阿梅三人則關死馬車所有門窗,守在馬車各處,保護車內的九公主和慶慕嵐!

劉鐵則指揮著勞工把幾輛板車抬到官道兩側,用安裝在板車上的重弩,遙遙瞄準對方馬隊!

【作者有話說】

晚上還有一章,儘量結束這一段劇情,但是可能會晚點。-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最新章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