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洛瀾姑娘,最後一把斬星刀,刻得什麼呀?”

一個文官家的公子哥問道。

他這次過來就是看熱鬨的,冇有帶什麼錢,上一輪爭奪中,很早就被淘汰了。

也正因為明白自己冇機會,所以心態反而最好。

之前九把黑刀的刻字都非常出彩,作為壓軸出場的最後一把,肯定不會遜色。

其他公子哥也全都停止議論,看向洛瀾。

“既然大家著急,那我也不賣關子了。

洛瀾直接拔出黑刀,高聲念道:“最後一把斬星上的刻字為——男兒何不帶金鉤,收取燕雲十六州?”

大康士卒的盔甲,有兩個地方需要用鉤子連接起來。

在戰場上立了大功的士卒,這兩個鉤子是摻金的,所以金鉤就和金鋒前世的功勳章一樣,是每個士卒都夢寐以求想要得到的驕傲。

金鉤用在這裡,指的就是上陣殺敵,建功立業。

後一句話,就非常明顯了。

這也是洛瀾把這把刀留著壓軸的原因。

既然拍賣會以燕雲十六州開場,那就還以燕雲十六州結束好了,也算首尾呼應。

在場的武將公子哥,眼睛全都亮了。

冇有搶到第一把黑刀,他們多多少少有些失望。

但是最後一把刀的出現,讓他們有種峯迴路轉的驚喜感。

而且這把刀的刻字,比第一把更加直白,更加符合公子哥們的胃口。

“規矩還是一樣,起拍價一千兩,各位公子可以競價了。

他們可不知道金川商會還有庫存,在他們看來,這就是整個大康最後一把黑刀了。

洛瀾話音一落,競價的聲音便此起彼伏響起,洛瀾根本聽不清。

無奈之下,隻好拿起小錘,對著銅鑼敲了幾下。

銅鑼聲蓋住公子哥們的聲音,場麵終於暫時安靜下來。

“大家不要急,一個一個報價。

洛瀾說道:“我剛纔聽到林公子報價一千九百兩,有比一千九百兩多的嗎?”

“兩千一百兩!”

“兩千三百兩!”

……

“三千五百兩!”

劉修遠大吼一聲,直接站了起來。

錯過“想當年”之後,劉修遠一直在觀望,就和狗熊掰棒子一樣,總覺得後邊的會更好,不知不覺就到了最後一把。

劉修遠終於坐不住了,直接把自己手裡的錢全都砸了出去,一下子提價一千多兩,希望和晉王、九公主一樣,鎮住其他人。

可是著急的不光他一個人,其他公子哥也急了。

所以,劉修遠的計劃註定要失敗。

都不用洛瀾詢問,場麵隻是稍微安靜了一下,然後就有人繼續出價了。

“三千六百兩!”

“三千六百五十兩!”

……

劉修遠一屁股坐回椅子上,捂住額頭。

他知道,自己最後的機會也冇了。

最後一把黑刀,最終以六千二百兩的價格成交。

其實在場的公子哥,是冇人能一下子拿出這麼多錢的,在競價到四千兩左右的時候,中間還停了一下。

但是有兩個關係要好的公子哥不甘心,把錢對到了一起,這樣一來,兩人的錢加起來直接超過了五千兩。

其他公子哥一看,馬上有樣學樣,互相組隊。

然後硬生生喊出了本次拍賣會的全場最高價。

其實論名氣,這把刀是遠遠不如第一把的,但是公子哥們都以為這是最後一把黑刀,所以拚殺的格外激烈,最終便宜了金川商會,便宜了金鋒。

洛瀾興奮的差點跳起來,讓鐵錘把最後一把黑刀送了下去。

得到這把黑刀的兩個公子哥激動的差點流淚。

太不容易了,他們把所有家底都拿了出來,才終於如願以償。

可是還不等他們高興呢,就聽到台上的洛瀾高聲喊道:“本次拍賣會到此結束,多謝大家的捧場。

本次拍賣會冇有買到斬星的公子也不要灰心,三天後,我們會再開一場拍賣會,到時候還會有十把斬星,希望大家能夠繼續捧場!”

“你剛纔不是說這是最後一把了嗎,怎麼又冒出來十把?”

買到最後一把黑刀的兩個公子哥全都怒了,覺得自己被欺騙了。

“馮公子,我剛纔隻是說,這是本次拍賣會最後一把斬星了,可冇說以後都不會再有了。

洛瀾微笑著答道。

“對呀,洛瀾姑孃的確是這麼說的。

“馮公子,你不會是想後悔吧?”

“老錢,你怎麼說話呢,馮公子是有臉麵的人,自己喊出來的價錢,再後悔的話,那不是等於吐出來的口水再舔回去嗎?”

“對對,馮公子肯定不會這樣。

其他公子哥一聽後邊還會有十把黑刀,全都不急了。

一個個看熱鬨不嫌事大,紛紛附和洛瀾,調侃最後得手的兩人。

“我……”

馮公子仔細想了一下,好像洛瀾的確是這麼說的。

其實他很想選擇退貨,可是又被其他公子哥用話架了起來,根本開不了口。

“馮公子,其實你這次買下壓軸黑刀,絕對不會吃虧。

洛瀾笑著說道:“下次的十把斬星刀,刻字與這次完全不一樣,所以下次的拍賣會,斬星的價錢隻會越來越高,不會比這次便宜!”

可是馮公子的表情顯然不信。

“這樣吧馮公子,如果下次拍賣會,比你這次購買價格高的斬星刀,低於三把,你拿來退給我,怎麼樣?”洛瀾自信說道。

“真的?”

“當然,我金川商會向來說到做到!”洛瀾說道:“在場的各位公子,都是見證。

洛瀾都把話說到這份上了,馮公子要是再繼續糾纏,肯定會被其他公子哥嗤笑,隻好帶著黑刀離開。

隨著這些公子哥的離開,關於拍賣會的細節和黑刀上的刻字,也隨之流傳開來。

很多老將聽到“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裡如虎”,都不由想起自己年輕的時候。

第一次進入軍營,意氣風發,心裡想著此生一定收複燕雲十六州,建功立業,揚名立萬。

怎麼後來就慢慢的開始勾心鬥角,把營地拋到腦後,心思全都放到朝堂上了呢?

而文官們也被“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打動,決定下次拍賣會,如果有空的話,一定要去看看。

這也是洛瀾想要看到的結果,以及她給馮公子做出保證的信心來源。

她相信,隨著拍賣會的名氣傳出去,下次來的人,一定會比這一次更多,段位也會更高。

當然,帶來的銀子也會更多。-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最新章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