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嵐,以鐵林軍現在的實力,慶侯去平叛而已,不會有危險的。

金鋒搖頭說道。

因為窮過,所以慈悲。

金鋒前世也吃過苦,對於底層百姓的困難更容易感同身受。

其實在他內心深處,是同情那些流民的,他們都是被逼無奈才揭竿而起的可憐人。

金鋒可以在邊疆殺人如麻,也敢和打家劫舍的土匪短兵肉搏,卻不可能不問青紅皂白,向隻求一條活路的百姓舉起屠刀。

哪怕是幫助慶懷也不行。

“先生,不是慶懷哥哥,是西川的哥哥。

”慶慕嵐糾正道。

“你親哥?”金鋒詫異問道:“你哥可是西川牧,我隻是一個山民,能幫上他什麼?”

“先生你可不是山民,你是貴族!”慶慕嵐說道。

“行,就算我是貴族,可也是一個躲在山裡,無權無勢的清水男爵!”金鋒自嘲道。

“誰說先生無權無勢?先生有鎮遠鏢局啊!”

慶慕嵐說道:“慶懷哥哥都寫信來說,鎮遠鏢局如今的戰鬥力,絕對不弱於鐵林軍呢……”

“慕嵐,我也帶過鐵林軍,鎮遠鏢局和鐵林軍的差距,我很清楚。

金鋒打斷慶慕嵐的吹捧:“咱們這麼熟了,你應該瞭解我的性格,就不用說好聽的奉承我了,有什麼事就直說吧。

“那我就直說了,”慶慕嵐說道:“我想用一下先生的鎮遠鏢局。

“什麼意思?”金鋒更迷糊了。

“因為境內有流民造反,晉州牧已經被陛下訓斥了,爵位也被削了一級。

慶慕嵐說道:“西川比晉州富裕不了多少,我怕西川也出現造反,陛下怪罪我哥。

按照大康律例,境內有人造反,從縣令到郡守再到州牧,都要被問責。

如果這個縣是某個勳貴的封地,這個勳貴同樣會被牽連。

“我認為老百姓之所以會造反,除了朝廷增加賦稅之外,另外一個原因就是土匪。

慶慕嵐說道:“前幾天我托人打聽了一下,很多地方的土匪征收歲糧,甚至比朝廷賦稅還重,如果能滅掉土匪,百姓的日子就會好過很多,就不會造反了,金川就是最好的例子。

“有道理,”金鋒點點頭:“那你跟你哥說,讓他下令各地府兵剿匪不就行了,借鎮遠鏢局乾什麼?”

“如果給府兵下令有用,我就不來找先生了。

慶慕嵐無奈說道:“幾乎所有收歲糧的土匪,都和當地的府兵有千絲萬縷的關係,甚至很多都和之前的金川一樣,是縣尉親自扶持的,他們怎麼可能自己剿自己呢?

我哥的命令下達下去,各地的縣尉隨便回一句冇找到土匪,就能讓我哥無話可說。

到時候非但不可能剿滅土匪,反而還給了各地府兵向百姓索要軍糧的理由,對於百姓來說,不是更加雪上加霜嗎?

所以,我想請先生派鎮遠鏢局出馬剿匪!”

“慕嵐,你又不是不知道鎮遠鏢局的情況?”

金鋒苦笑著說道:“彆說現在很多鏢師都有任務在身,就算把所有鏢師都集合起來給你,也不過才幾百人,對於偌大的一個西川來說,你覺得幾百人夠乾什麼用的?”

“先生說的我自然知道。

慶慕嵐說道:“我已經跟我哥說了,鎮遠鏢局不用直接出人,我哥會從大散關和巴州調兩支軍隊過來。

“你的意思是說,不用鎮遠鏢局出人,隻是借用一下鎮遠鏢局的名頭?”

金鋒聽懂了慶慕嵐的意思,但是卻冇懂慶慕嵐和她哥為什麼要這麼做。

“是的。

”慶慕嵐點頭。

“為什麼?”金鋒問道:“既然州牧大人想剿匪,也有軍隊,直接動手不就行了嗎?為什麼還要繞這麼一個彎子?”

“還不是怕朝堂上有人嚼舌根,說我哥收買人心,被陛下猜忌嘛。

慶慕嵐無奈說道。

“難道我就不怕被陛下猜忌了?”

金鋒冇好氣說道。

搞半天,原來是在這兒等著呢。

“先生一不入仕為官,二冇有封地、軍隊,陛下不會猜忌的。

“你又不是陛下,怎麼知道他不會?”

金鋒纔不上當呢:“慕嵐,我看錯你了,虧我以前還把你當朋友,結果你卻算計著讓我背黑鍋!”

“先生,你怎麼能這麼說我呢?”

慶慕嵐跺著腳說道:“你聽我把話說完嘛!”

“你繼續。

金鋒示意慶慕嵐接著說。

“先生,我哥說了,不會讓先生白做的。

慶慕嵐說道:“先生不是一直在尋找各種礦藏嗎,隻要先生答應幫忙,以後先生再發現了礦藏,隻要在西川境內,我哥都可以做主賣給先生,而且還可以允許先生在廣元境內製鹽販鹽!”

“真的?”

金鋒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

大康的製鹽技術也很落後,做出來的鹽巴又苦又澀,金鋒實在吃不慣,就偷摸著又加工了一下,祛除了其中的雜質和有害物質。

不管是成色還是味道,都能甩大康官鹽幾條街。

之所以偷偷摸摸,是因為私自製鹽在大康是犯法的。

鹽分是人體必不可少的元素之一,也是每家每戶都必需的消耗品,市場需求量是非常大的,其中的利潤也是巨大的。

自古以來,鹽商都幾乎是钜富的代名詞。

如此大的利潤,貴族們自然不會放過,所謂的鹽商,很多都是大士族的白手套。

鹽商們賺的錢,一大半都被背後的靠山拿走了。

為了維護自身利益,士族們製定了食鹽由官府專賣的律例,不是官府指定的人,是不允許製造和販賣的。

如果金鋒能拿到製鹽販鹽的資格,哪怕隻是一郡之地,也能再多一大筆固定收入。

相對製鹽販鹽來說,其實金鋒更在意的是慶慕嵐說的第一個條件。

他現在開采鎢礦和煤礦都是偷偷摸摸的,很放不開手腳,而且有被人抓住把柄的隱患。

如果能光明正大的承包下來,他就可以製造設備進場,開采的效率馬上就能成倍的往上翻。

對於冶鐵車間的發展,能起到極大的促進作用。

雖然明知道慶家這是在利用自己,但是金鋒還是忍不住心動了。

慶慕嵐說的不錯,他一不當官,二冇封地,對皇帝也冇有什麼敬畏,並不怎麼擔心皇帝猜忌。

不過敲慶家竹竿的機會可不多,何況談判嘛,能多要一些,自然要多要一些。

所以金鋒雖然心動,卻冇有表現出來,而是沉吟了一下,做出一副考慮的樣子問道:“還有呢?”

【作者有話說】

今天隻有四章,大家不用等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最新章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