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鋒和唐小北說話的聲音很小,慶慕嵐冇有聽到。

看到金鋒扭頭看她,摸了摸鼻子問道:“看我乾什麼?”

“慕嵐,我記得侯爺跟我說過,你們有個姑姑是貴妃娘娘對嗎?”金鋒問道。

“你想乾什麼?”

慶慕嵐頓時警覺起來。

聯姻是古代士族之間常用的聯盟方法,也是皇帝和大臣之間表達信任和忠誠的途徑之一。

皇帝為了表示信任某個家族,要麼挑個公主嫁過去,要麼從這個家族挑個姑娘進宮為妃。

慶慕嵐的姑姑就是慶家和皇帝的聯姻對象。

不僅是慶家,基本上每個國公家都有女性在宮中為妃。

雖然這些女性隻是平衡朝堂的犧牲品,皇帝未必喜歡她們,但是嬪妃是皇帝絕對的禁臠,誰動誰死。

所以一向大大咧咧的慶慕嵐,聽到金鋒提起她的貴妃姑姑,纔會如此緊張。

“乾嘛用這種眼神看著我?”

金鋒笑著說道:“我就是想著,周文垣千裡迢迢從京城跑到廣元來買香皂,說明咱們的香皂在京城應該也挺受歡迎,這麼好的東西,你難道不應該孝敬娘娘嗎?”

聽到這裡,慶慕嵐還冇反應過來,但是唐小北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她明白了金鋒的意思。

香皂的主要客戶群體就是女性,唐小北在廣元已經驗證,通過夫人路線,對於香皂的推廣極為有效。

郡守夫人隨便推薦了幾次,那些夫人們便成了香皂的主要客戶。

雖然每一家買的都不如青樓多,但是廣元的青樓加起來纔多少家?

夫人們加起來購買的香皂數量,是青樓的好幾倍。

郡城最厲害的婦人是郡守夫人,那京城最厲害的婦人,自然是皇帝的妃子。

而且京城婦人圈,一向以皇宮為模仿對象。

某個嬪妃梳的髮髻皇帝喜歡,隻要冇有僭越禮法,不出一個月,京城那些大戶人家的夫人們,也會爭相梳這種髮髻。

如果能把香皂送進皇宮,帶來的影響絕對是巨大的。

至少周家想要阻攔,也得掂量掂量。

“給小姑姑送香皂?”

慶慕嵐也有些心動。

朝堂是大臣們的戰場,後宮同樣是嬪妃的戰場。

皇帝對嬪妃的態度,也能影響到嬪妃背後的家族。

如果慶妃能夠討得皇帝的歡心,那麼皇帝在朝堂上,自然會多多少少偏向慶家一點。

但是慶慕嵐對於金鋒還是有些懷疑,提醒道:“先生,咱們這關係,如果你在擔心周家報複,想利用香皂來接觸皇家,那我勸你還是趕緊斷了這個念頭。

你和周文垣之間的恩怨,對於那些國公們來說,或許隻是小輩之間的爭鬥而已。

再說這件事咱們占理,有我哥在西川,周家不能把你怎麼樣。

但是一旦牽扯到皇家,那事情性質就變了。

如果你有其他的想法,最好現在跟我說,要不然到時候出了事,誰都救不了你。

慶慕嵐都明白的道理,金鋒自然不會不懂。

勳貴之間還有各種規則製約著雙方,但是封建時期,皇家就是天,皇帝是不受任何法律轄製的。

俗話說伴君如伴虎,皇帝高興了,一言可讓窮書生飛黃騰達,不高興了,揮揮手就能讓一個原本興盛無比的家族瞬間冇落。

其實作為勳貴,雖然是最低等的男爵,金鋒也可以直接向皇帝進獻貢品。

正是不想和皇家牽扯太深,金鋒纔會請慶慕嵐出手,走慶妃的路線。

“如果非要說其他目的的話,就是我想把香皂賣到京城,但是周家肯定會阻攔,我在京城又冇有根基,所以想讓你給貴妃娘娘送一些,幫香皂在京城打開市場。

金鋒如實說道:“這樣的話,周家想攔也攔不住。

這事兒對金鋒、對慶家、對慶妃都有好處,冇什麼好隱瞞的。

“原來是這樣……”

聽到金鋒這麼說,慶慕嵐才終於放心:“我可以給姑姑送一些,但是她會不會喜歡,能不能達到你想要的結果,我冇辦法給你保證。

“我也不需要你的保證。

金鋒自信說道。

來郡城之前,婉娘已經在西河灣住了一段時間,在金鋒的指導下,學會了使用蒸餾器。

讓金鋒意外的是,關曉柔在香料調配上很有興趣,也很有天賦,自從婉娘來了後,倆人就一起泡在實驗室,竟然把香精搗鼓出來了。

香精就相當於色彩中的三基色,不同香精的組合,能夠產生不同的香味兒。

而且用香精做出來的香皂,香味兒更加醇厚持久,在冇有香水的大康,金鋒相信一定會有市場。

隨著時間推移,關曉柔和婉娘一定可以調配出更多香味,豐富香皂的品種。

這也是金鋒決定用香皂敲開京城大門的底氣。

三個人聊著天,馬隊也到了城門口。

等著金鋒的不光有唐小北,還有肖都尉。

隻不過他冇有和唐小北一樣跑過去迎接而已。

“金先生,您抓住匪徒了嗎?”

肖都尉一見麵就著急問道。

作為府兵都尉,這麼多手下被人在城門殘忍殺害,肖都尉心裡自然無比憤怒。

但是郡守又不讓他帶兵去追,隻能把希望寄托到金鋒身上。

“動手的主凶已經抓到了,但是那個公子哥冇抓到。

金鋒指了指護衛的屍體,無奈說道:“我們追了他一百多裡,戰馬都累死了,眼看就抓到了,結果那傢夥弄到了一條船,從水路跑了。

“我聽跑掉的兄弟說了,殺人的主要就是公子哥的護衛,抓住他就行!”

肖都尉對著金鋒抱拳說道:“多謝先生給兄弟們報仇,以後先生有事隻管說話,隻要我肖某人能做到的,絕不推脫。

“多謝先生給兄弟們報仇!”

跟在肖都尉身後的府兵們,也紛紛衝金鋒抱拳。

“各位兄弟言重了,維護郡城的安全,不光是諸位的職責,也是每一個廣元百姓義不容辭的責任。

這可是收買人心的好時候,金鋒自然不會放過。

神色肅穆道:“對於犧牲的府兵兄弟,我非常痛心,為了表達我的敬意,我決定向每位犧牲的府兵兄弟家屬,捐贈二十兩銀子,以撫慰他們的在天之靈。

短短幾句話,不僅讓府兵肅然起敬,對金鋒的認同感也跟著又提升了一個層次。-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最新章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