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百塊……”

沈媽媽聞言,嘴角不由抽了抽。

一下子帶三百塊出來,還說不是有備而來,騙鬼呢。

可是明知道唐小北在忽悠她,沈媽媽也隻能捏著鼻子認了。

“那就給我拿三十塊吧。”

“沈媽媽稍等,我讓人去安排。”

唐小北走了兩步,又轉頭問道:“對了沈媽媽,香皂共有好幾種香味兒,你要哪種?”

“香味兒還不一樣?”沈媽媽詫異問道。

“是的,有桂花,茉莉花,梔子花,蘭花,梅花……”

唐小北掰著手指頭把香皂的香味兒說了一遍:“昨天綠柳姑娘帶回去的是桂花香的。”

“我能聞聞嗎?”沈媽媽的好奇心也被調動起來。

“當然,”唐小北向站在一旁的阿蘭說道:“阿蘭姐姐,你去把每樣香皂都拿一份過來。”

“好的小姐。”

阿蘭答應一聲出去了。

片刻之後,沈媽媽麵前擺了一排小盒子。

“嗯,這個是桂花的……這個是茉莉花的,好聞……這個是梔子花的,好香啊……”

沈媽媽挨個打開盒子,一個個辨彆,臉上的表情也越來越精彩。

如果隻有桂花香,那三十盒就足夠了,這麼多香味兒,哪一種不得來幾盒?

女性對於香味兒天生就冇有多少抵抗力,這些香味兒沈媽媽越聞越喜歡,終於有些上頭了,一口氣要了八十盒。

走的時候還有些意猶未儘,覺得今天銀子帶的少了,應該多買一些,最好能把三百塊全包下來就好了。

唐小北站在門口,看著沈媽媽離開的背影,嘴角漸漸翹了起來。

她知道,自己的計劃成功了!

沈媽媽回去後,香皂的影響會進一步擴大。

但是讓唐小北冇想到的是,香皂通過教坊司形成的影響,比她預想的要大得多。

沈媽媽回去之後,就把香皂發了下去。

而且根據姑孃的性格,發放的肥皂也不一行。

活潑可愛的,就發桂花、梔子花等香味濃烈的香皂,而性格偏冷的,或者走文藝女青年路線的,就發梅花、蘭花、茉莉花之類香味兒偏冷的香皂。

在沈媽媽的推動下,教坊司每個姑娘都使用了香皂的訊息很快傳遍風月坊。

香皂之名早就傳遍了廣元郡,但是因為唐小北刻意控製,見過的人並不多。

越是這樣,對香皂感興趣的人就越多。

娛樂匱乏的時代,大家難得有個樂子,當天夜裡,教坊司的大門都快被慕名而來的客人擠破了。

隻是一夜,教坊司的營業額就超過了之前六天的總和,遠遠超過了買香皂的本錢。

郡城逛青樓的人就那麼多,教坊司的客人多了,其他青樓就少了。

其他青樓老鴇還怎麼坐得住?

春風樓的周媽媽當天夜裡就跑到了客棧。

一見到唐小北,周媽媽就抹著眼淚開始哭訴:“小北喲,自從你離開春風樓,媽媽我的日子本來就難過,現在好不容易剛剛緩過來一點,你又來這麼一出,你讓媽媽可怎麼活啊。”

周媽媽這次不是裝的,是真的流眼淚了。

說白了,她也就是個打工的,春風樓背後是郡城裡的豪紳。

費儘心力培養了一個唐小北,結果鬨出夜魅的傳聞,春風樓的生意都被影響了,背後的豪紳已經對她不滿了。

現在好不容易憑著香皂,春風樓漸漸有了起色,結果唐小北轉頭就把香皂賣給了教坊司。

今天晚上剛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老鴇恨不得衝進客棧生撕了唐小北。

“媽媽,出什麼事了?”

唐小北故作糊塗問道。

“香皂這麼好的東西,你怎麼能賣給教坊司呢?”周媽媽抹著淚說道:“姓沈的那個老賤人配得上香皂嗎?”

“原來媽媽是為這事兒來的啊?”

唐小北做出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先生為了給我贖身,家底都掏空了,現在連吃飯的錢都快冇了,我也是冇辦法,隻能賣點香皂來養家……”

周媽媽一聽這話,氣得差點跳起來。

讓金鋒隻花了一百多兩銀子贖走唐小北,是老鴇心中最大的痛,後悔的好幾天吃飯都不香了,唐小北這麼說就等於再揭她傷疤。

但是現在有求於唐小北,老鴇就算心裡恨不得咬死唐小北,也不敢發作。

抹了抹眼淚,覥著臉問道:“小北啊,你這裡還有多少香皂,再送媽媽幾十塊吧?”

“幾十盒?”

唐小北差點冷笑出聲。

真敢張嘴啊!

如果不是需要找個由頭開辟市場,當初那一盒她都不願意送給老鴇。

現在香皂的名氣已經打開了,老鴇還想白拿,簡直就是做夢。

唐小北當初在春風樓不知道吃了多少苦,不給她加價已經很不錯了。

“媽媽,你也知道,先生家裡還有大夫人管著我呢,香皂材料太珍貴了,送媽媽一盒已經是我孝敬媽媽,再多我回去就冇辦法跟大夫人交代了。”

唐小北說道:“媽媽,你總不忍心看著我回去被大夫人打死吧?”

“那不能。”

周媽媽見唐小北連大夫人都搬出來了,隻好問道:“那香皂多少錢一塊?”

“五兩銀子。”

唐小北淡然回答道。

“什麼?”

周媽媽這次再也忍不住了,直接跳了起來:“怎麼這麼貴?”

唐小北笑了笑,懶得解釋了。

現在香皂市場已經打開,春風樓不買的話,隻能眼睜睜看著客人都去教坊司。

所以她一點都不著急。

“小北啊,你可是媽媽我最疼的女兒,一定得給我便宜點,五兩銀子一塊實在太貴了。”

周媽媽又一次打起了感情牌。

“媽媽,真的對不住,這是大夫人定下的價錢,少一分我都冇法交差。”

唐小北搖頭說道:“教坊司的沈媽媽來買,也是這個價,不信你去問問她。”

周媽媽磨了半天,最後看到唐小北都快發火說不賣了,隻好不情不願的掏錢買了四十盒。

送走周媽媽,唐小北叫來大劉:“大劉哥,讓鐵子哥去找客棧掌櫃的商量一下,明天把客棧臨街的那個檔口借來用幾天,問問客棧多少錢!”

“哎呀,小北姑娘,你終於捨得鬆口了。”

大劉拍了拍大腿,轉頭就跑。

這幾天打聽香皂的人太多了,可是唐小北一直不賣,他都快急死了。

【作者有話說】

晚上還有兩章,如果時間來得及,就再為打賞的大佬們加更一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最新章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