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郡守大人,她可不是衝撞我那麼簡單。”

金鋒冷笑道:“如果不是我今天帶著護衛出門,恐怕就已經被她生生打死了。”

“霜兒自幼就是一根筋,說話常常口不擇言,她也就是逞一時口舌之利,不敢真的為難先生的。”

郡守忍著脾氣,耐心說道:“這樣,等明天我讓霜兒擺桌酒席,正式給先生認錯,如何?”

“不行,”金鋒側身露出後背:“您的侄女可不是口不擇言,我背上的口子就是她的傑作,如果不是護衛出手,恐怕我就冇有見到郡守大人的榮幸了。”

“什麼?!”

郡守的眼睛一下子瞪得滾圓。

大康等級森嚴,平民攻擊貴族,比家奴攻擊東家還要嚴重。

按照律例,金鋒可以任意處置他侄女。

這下,郡守真是有些慌了。

“先生,這裡邊肯定有什麼誤會……”

“冇有誤會,周圍的百姓都看著呢。”

金鋒指了指周圍。

“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訓她,請金先生高抬貴手,看在她矇昧無知的份上,饒她一命。”

郡守是真的把母老虎當成了自己女兒,語氣不由變得有些卑微起來。

但是金鋒聽完,差點笑出來。

他想到了後世那句經典的網絡名言:她還是個孩子啊……

“小北,我說過把她交給你處理,你怎麼看?”

金鋒冇有回答郡守,而是轉頭看向唐小北。

唐小北看戲看得起勁,心裡正大呼過癮呢,突然聽到金鋒問話,一下子愣住了。

郡守聞言,笑著看向唐小北:“小北姑娘,前幾天的花魁大賽,我可是給你打賞了的,還請小北姑娘高抬貴手。”

今天之前,唐小北做夢都不會想到,高高在上的郡守大人,會有一天用這種語氣跟她說話。

也不知是激動的還是緊張的,手都有些微微發抖。

不過她隱隱察覺到,這應該是金鋒對她的考驗。

稍微想了一下,說道:“既然郡守大人開了金口,那自然要給郡守大人麵子。”

還不等郡守高興,就聽到唐小北繼續說道:“不過她辱罵毆打我的姐姐,攻擊先生,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必須要接受懲罰!”

“不知道小北姑娘準備怎麼懲罰呢?”

郡守皮笑肉不笑的問道。

“很簡單,剛纔如果不是先生及時趕到,我姐姐就被她扒光潑糞遊街,吊在風月坊門口了!”

唐小北頂著郡守漸漸凶狠的目光,微笑著說道:“那麼,就按照她說的來辦好了。”

“你,很好!”

郡守對著唐小北冷聲一聲,轉身看向金鋒:“金先生,過了吧?”

他知道,唐小北不過是個馬前卒,最終做決定的,還是金鋒。

“過了嗎?”金鋒搖了搖頭:“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我覺得再合適不過了。”

唐小北都頂著壓力把話撂出去了,這時候金鋒必須要堅定不移的站在她身邊。

要不然以後隊伍就冇法帶了。

“金先生,做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你不要太過分。”

郡守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額頭上的青筋都凸了起來。

“怎麼,大人貴為一郡太守,莫非也要威脅我嗎?”

金鋒冷笑著眯起眼睛:“那我隻能去京城躲躲了,不過我會在郡城留幾個人,郡守大人什麼時候氣消了,記得跟他們說一聲,我再回來給您賠不是。”

“你……”

郡守語氣一滯。

混了這麼多年的官場,他自然聽出了金鋒話中的威脅。

貴族有上京告禦狀的權利,金鋒留下幾個人在郡城,不就是蒐集他的黑料嗎?

大康的官員冇有幾個屁股是乾淨的,他也禁不住查。

如果金鋒真的找到了他的黑料,上京找人整他,他很可能就栽了。

雖然他還不知道金鋒和慶懷、慶慕嵐、慶國公的關係,但是他絲毫不懷疑金鋒有這個能力。

因為現在皇帝在想儘辦法控製爵位,弄個爵位比他當上郡守的難度大了數倍。

金鋒既然能弄到,在京中絕對有關係,而且是很硬、能量很大的關係。

這一刻,郡守害怕了。

能坐上郡守之位,他也是個果斷之輩,意識到可能栽在金鋒手裡,郡守下一秒就做出決定。

犧牲侄女,不惜一切代價修複和金鋒的關係!

畢竟侄女再重要,也冇有自家的前途和身家性命重要。

“金先生說笑了,我哪裡敢威脅先生。”

郡守這次不僅語氣更軟,就連腰都微微躬了起來:“這個孽障竟然敢傷害先生的尊貴之軀,實在是大逆不道,無論先生怎麼處理,都是應該的。”

“不愧是郡守大人,果然厲害!”

金鋒深深的看了郡守一眼,由衷地豎起大拇指。

得勢時威脅恐嚇,殺人不眨眼,失勢時又能馬上陪著笑臉,把自己剛吐的吐沫咽回去,一般人真的做不到。

至少金鋒自問他做不到。

“先生謬讚了。”

郡守拱了拱手,諂笑道:“我一直敬佩先生的高才,不知道先生處理完這個孽障,是否有空,老朽想擺一桌正式給先生道歉,還請先生務必賞光。”

剛纔還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讓金鋒去他府上,現在一看勢頭不對,馬上成改口稱敬佩了。

翻臉的速度,簡直比翻書還快。

“不用了,我最近挺忙的,還急著回金川呢。”

金鋒隨意地擺了擺手:“郡守大人如果冇有其他事,就請回去吧。”

“那老朽就不打擾先生了,以後來郡城隻要有事,先生儘管開口。”

“我過段時間應該會來郡城開個商鋪,以後少不得麻煩大人,還希望大人不要嫌煩纔好。”

金鋒笑著說道。

郡守聞言,不由鬆了口氣。

金鋒既然這麼說,那就說明這件事算是翻篇了。

“那我就不打擾先生了。”

郡守拱了拱手,轉頭對著府兵將領說道:“肖都尉,你帶點人保護一下先生的安全,彆再出現這樣的誤會了。”

“是!”

肖都尉點點頭,留下一支府兵小隊。

“二叔,你不要走……救救我!”

母老虎看到郡守要離開,嚇得麵如人色,嘶聲力竭的哭喊著想讓郡守留下來。

可是郡守就好像冇聽到一樣,低著頭鑽進轎子,帶著剩下的府兵,快速離開。

郡守一走,圍觀百姓就直接炸鍋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最新章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