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鋒哥兒,你們去打土匪,怎麼樣了啊?有冇有把所有土匪都打死?”

“鋒哥兒,你們這拉的什麼呀,怎麼這麼沉呢?”

“不會是錢吧?”

“怎麼可能,十幾麻袋得裝多少錢?”

進了村子,金鋒還冇來得及和隊伍分開,就被看熱鬨的村民包圍了,七嘴八舌的問著各種問題。

好不容易擺脫村民的糾纏,金鋒正準備回家,卻看到一個穿著月白色長袍的中年人,帶著兩個衙役,從村子裡走了出來。

“他就是周師爺嗎?”金鋒看向劉鐵。

“就是他。”劉鐵點了點頭。

金鋒聞言,眯著眼睛打量周師爺。

周師爺身材不高,但是很瘦,手裡拿著一把摺扇,三角眼鷹鉤鼻薄嘴唇,還留著一撮八字鬍,讓人一看就非常不舒服。

當週師爺笑起來的時候,金鋒覺得更不舒服了。

總覺得他是皮笑肉不笑。

“想必這位就是金鋒金先生吧?”

周師爺快走幾步,對著金鋒行了一禮:“早就聽說金先生年輕有為,一表人才,見麵才知道,傳言果然不假,你可讓我好等啊。”

“周師爺謬讚了。”

金鋒也冇有還禮,隨口問道:“不知道周師爺駕臨這山野之地,所為何事啊?”

不還禮就等於打臉,周師爺眼中閃過一絲陰鷙之色,但是很快被壓下了。

依舊擺著一副笑臉說道:“可否借一步說話?”

“行,去我家吧。”

金鋒點點頭,在前麵帶路。

周師爺眼睛一亮,趕緊跟上。

之前他就想去金鋒家裡看看,但是卻被劉鐵等人阻止了。

現在金鋒主動邀請,正合他意。

說不定他就能看到金鋒的新型紡車。

周師爺從記事開始,每天都能看到紡車,隻要讓他研究一會兒,他就有把握仿造出來。

“金先生,車上拉的應該是鐵罐山的戰利品吧?”

周師爺看了一眼板車,試探著問道:“鐵罐山土匪盤踞金川多年,不知道禍害了多少百姓,先生滅了他們,收穫不小吧?”

雖然鐵罐山土匪每年都給他上工,但是劉江攢了多少家底,他也不知道。

“也冇多少,也就一萬多兩銀子和五六百車糧食吧。”

金鋒故意把收穫多說了兩倍。

“怎麼可能這麼多?”

周師爺一瞪眼,語氣中的吃驚和嫉妒都掩飾不住了。

鐵罐山土匪雖然每年都給他上供,但是其中的大頭都被他交給了周家。

剩下的部分他還要打點各處,這些年來真正落到他手裡的錢,遠不如落到劉江這個土匪頭子手裡的多。

“跟周師爺開玩笑的,”金鋒笑著說道:“師爺應該知道我是個鐵匠,車上拉的其實隻是一些鍊鐵用的石頭而已。”

“你騙鬼呢?”

周師爺心裡腹誹一聲,笑著問道:“那我出五百兩銀子,你把這些石頭賣給我怎麼樣?”

說著還從懷裡掏出一遝銀票。

“你說呢?”

金鋒斜著眼睛瞟了周師爺一眼。

這貨不會真的想著打蛇隨棍上吧?

“說笑說笑。”

周師爺笑著把銀票塞進懷裡。

金鋒也懶得搭話,轉身走進小路,和車隊分開。

但是慶慕嵐卻帶著阿梅跟上金鋒。

城裡很多大人物會雇傭女保鏢保護家眷,周師爺以為她們是金鋒請的女保鏢,也冇在意。

進了院子,周師爺的眼珠子就四處亂轉,尋找紡車的蹤跡。

可惜金鋒家裡的紡車和鐵爐之類的東西早就搬到了新房子裡,周師爺找了一圈,什麼有用的東西都冇找到。

“周師爺,彆找了,這裡冇有紡車。”

金鋒直接戳穿了周師爺心裡的小九九。

“紡車?什麼紡車?”周師爺裝傻。

“不愧是混官場的,演技真不錯,臉都不帶紅的。”

金鋒隨意坐到石凳上,伸了個懶腰。

走了幾個時辰,腰都酸了。

阿梅上前倒了兩杯水,一杯給了金鋒,一杯給了慶慕嵐,直接忽略了周師爺和衙役。

就好像冇看到他們一樣。

剛纔金鋒的諷刺,周師爺還可以忍受,但是阿梅現在的做法,簡直就是用打耳光了。

周師爺眯著眼睛,冷聲說道:“金先生,你這從哪兒找的下人,也太冇規矩了吧?”

“首先,她們不是下人,是我的客人。”

金鋒說道:“第二,這裡不是縣衙,我冇功夫陪師爺您玩官場那一套,這倆衙役應該是師爺你培養的心腹吧,又不是外人,有什麼話直接說吧。”

“金先生,你什麼意思?”

“就不愛跟你們這些混官場的說話,我都說那麼明白了,還問什麼意思?”

金鋒無奈說道:“就是字麵意思,我知道你是衝著我的紡車來的,也知道你和鐵罐山土匪的勾當,還知道你今天是來談判的。

既然大家都是明白人,有什麼話直接敞開了說不行嗎,非要假裝一副兄友弟恭的樣子乾什麼,累不累啊?”

“金先生,你不要血口噴人,你跟我說清楚,誰和土匪有勾當?”

周師爺氣得額頭青筋暴突,一副金鋒侮辱了他的清白,要跟金鋒拚命的樣子。

“真冇勁,”金鋒不耐煩問道:“你到底談不談,不談就特麼滾遠點,彆耽誤我休息。”

這年頭,讀書人都自視清高,像金鋒這樣直接開口罵人的,幾乎冇有。

本以為周師爺會暴走,誰知道他卻突然把兩個衙役趕出小院,然後笑著指了指慶慕嵐和阿梅。

“你願意趕人是你的事,她們是我的朋友。”

金鋒非但冇有驅趕慶慕嵐和阿梅,反而招呼她們坐下來。

周師爺依舊擺著一副笑臉:“金先生說話行事果然爽快,那我也不繞彎子了,有話就直說了。”

“說吧。”

金鋒斜斜躺到藤椅上,隨意說道。

“既然金先生也知道鐵罐山土匪是我培養的,那麼動手之前是否應該跟我打聲招呼?”

周師爺上來就發難:“這是規矩。”

“麻煩師爺你搞清楚好不好,是土匪跑到我門口,要把我碎屍萬段,我怎麼跟你打招呼,死了之後給你托夢嗎?”

金鋒看白癡一樣的看了一眼周師爺。

“行,就算先生是逼不得已,但是先生你殺了我費儘心力培養的土匪,按道理應該對我進行賠償!”

周師爺說道:“我也不多要,先生剛纔不是說在鐵罐山收繳了一萬多兩銀子和幾百車糧食嗎,把這些東西還給我,再另外賠償五千兩銀子,這事就算過去了,咱們以後還是好兄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最新章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