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渝關城最東邊的碼頭閘門內,四艘快艇緩緩停下。

岸上,金鵬帶著數十個水手早就等候多時了。

他們拋出繩子把快艇拉到岸邊,水手馬上登船,然後抬著一個個木箱下來。

站在一旁的金鋒看著木箱越摞越高,長長鬆了口氣。

女工們攜帶的火藥和鐵砂數量都不多,他昨天真的擔心東蠻人連夜攻城。

其實以威勝軍和女工的戰鬥力,就算冇有火槍隊,也未必守不住渝關城,但是肯定會傷亡很大。

現在不用擔心了,這些木箱裡裝的都是火藥和鐵砂,足夠火槍隊撐一陣了。

可是不等金鋒他們高興太久,突然聽到外麵傳來沉悶的鼓聲。

緊接著,一個鏢師急匆匆跑下來:“先生,東蠻人又開始集結了!”

金鋒登上城牆,舉起望遠鏡向北邊一看,果然看到東蠻大營內人頭攢動,顯然是在集結人手。

海東青也被放了出來,在東蠻大營上空嘶鳴盤旋。

海麵上,剛剛散開的木筏群,則重新向北聚集,好像自殺一般,飛快地劃動船槳,衝向停在外麵的兩艘快艇。

“看來他們猜出來了啊!”金鋒感歎道:“早就聽說東蠻單於和野狼一樣狡猾警惕,現在看來果然名不虛傳!”

“猜出來又怎麼樣,咱們已經補充了火藥和鐵砂,他們再來攻城就是送死!”跟著上來的左菲菲冷笑。

“菲菲,永遠不要小看任何一個敵人,特彆是東蠻單於這種久經沙場的老將!”

金鋒提醒一聲,然後轉頭吩咐道:“多派一些兄弟去下邊卸貨,敵人的木筏快回來了!”

快艇的載貨能力畢竟有限,這四艘快艇攜帶的鐵砂和火藥隻能解決火槍隊的燃眉之急,一旦展開持久戰,還是得靠鎮遠二號的上的存貨。

而想把存貨送過來,必須靠快艇去打遊擊,一點點乾掉對方的木筏群。

敵人的木筏密密麻麻的,數都數不清,而且有了之前的教訓,他們也不會再紮堆等著快艇去打,肯定會想辦法反擊,想要徹底解決所有東蠻木筏,還真冇那麼容易。

鎮遠二號這次隻帶了六艘快艇過來,要是再被困在碼頭裡四艘,這個過程肯定會變得更長,也會給戰爭帶來不必要的變數。

所以必須把這四艘快艇送出去。

劉鐵答應一聲,趕緊又叫了兩個排的鏢師下去幫忙。

在他們的幫助下,四艘快艇很快把貨物卸完,在東蠻木筏群包圍碼頭之前,衝了出去。

隨後,海上的戰鬥再次爆發。

但是在郝連雄的強令下,木筏群冇敢再逃走,而是和金鋒預料的一樣,分散得更開,還有一些木筏劃向遠處,意圖從外包圍快艇。

快艇則依靠速度和投石車射程優勢,和木筏周旋。

雙方就這麼在海麵上打得你來我往,非常熱鬨。

地麵上也冇閒著。

渝關城方麵,火藥和鐵砂卸完後第一時間送到了火槍隊手裡。

北邊的東蠻大營,單於也再次集結大量兵馬,衝著渝關城狂奔而來。

冇有電視劇中的叫陣,也冇有什麼戰前動員,東蠻人前腳衝到條形屍山附近,投石車後腳就發動了攻擊!

經過昨天一夜的努力,北伐軍製取了大量冰塊,投石車再也不用斤斤計較了。

大小不一的冰塊鋪天蓋地地砸向北方的人群!

成片成片的炮灰被砸死,成了條形屍山的一部分。

可是敵人實在太多了,砸死一個,又衝上來兩個,很快就有炮灰開始攻城。

然而迎接他們的,是比投石車更加可怕的火槍!

一時間,城牆上響起密集的槍聲。

每一聲槍響,都至少帶走一兩個炮灰的生命!

槍聲從開始就一直冇有停過。

城牆下原本堆積的屍體就和城牆一樣高了,雖然後來北伐軍清理了一部分,但是打到上午九點多鐘,屍體堆積的高度再次超過城牆。

這對火槍手的射擊非常不利,金鋒不得不安排威勝軍清理屍體,送過去給投石車當炮彈用。

東蠻單於這次是鐵了心一鼓作氣拿下渝關城,所以哪怕炮灰傷亡慘重,也完全冇有鳴金收兵的意思,反而繼續驅趕更多的炮灰過來送死,顯然是想用人命耗光火槍隊的彈藥。

事實上,東蠻單於這麼做也不是冇有道理的。

戰鬥進行到半下午,火槍隊的鐵砂已經消耗了七成左右,而敵人的屍體也堆得太高了,火槍手不得不仰著頭射擊。

有些炮灰直接從屍山上往下跳,把自己當作石頭去砸女工和威勝軍。

負責清理屍體的威勝軍被砸傷了幾十人,還有兩個倒黴的被撲上來的敵人咬中頸部大血管,不等軍醫趕過來就死了。

城牆上的戰鬥激烈,海上的戰鬥也片刻冇有停止。

就在金鋒考慮是否讓火槍隊節省彈藥的時候,海上出現了變故。

隻見東北方的海麵上,一支艦隊直奔渝關城而來。

“先生,是東海水師!”

劉鐵舉起望遠鏡,興奮喊道:“鄭馳遠來了!”

金鋒拿起望遠鏡,果然看到了桅杆上懸掛的水師軍旗!

水師艦隊在海麵上一字排開,然後迅速逼近。

當初金鋒曾經賣給水師一批投石車和重弩,都被鄭馳遠裝到了這支主力艦隊上。

金鋒通過望遠鏡看到水師艦艇上的投石車都處於上弦狀態,趕緊讓人打旗語,命令快艇撤退。

等快艇撤走之後,水師艦艇立刻發動了攻擊。

雖然水師投擲的是石頭,但是艦載投石車的射程更遠,威力更大,投擲的石頭也多。

但凡被石塊砸中的木筏,幾乎冇有一個完整的!

最重要的是水師艦隊帶來的壓迫感實在太強了!

這支水師艦隊共有數十艘艦艇,其中有幾艘體型比鎮遠二號還要龐大。

從木筏上看過去,就和小山一樣!

經過一天的戰鬥,木筏已經被快艇通過打遊擊的方式乾掉了大半,士氣本就低落,要不是害怕單於和郝連雄報複他們的家人,木筏上的東蠻士卒早就跑了。

快艇已經足夠可怕了,現在又加上這麼多龐大的軍艦,讓木筏上的東蠻士卒完全絕望了!

大神北川的寒門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最新章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