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對於金鋒現在的地盤來說,渝關城和渭州城一樣,都是“飛地”。

所謂飛地,就是指雖然歸金鋒管轄,卻和金鋒的版圖冇有任何毗接的地方。

就算渝關城失守,東蠻人也暫時威脅不到川蜀。

劉鐵很想說“中原百姓生靈塗炭,關咱們川蜀什麼事?”。

可是話到了嘴邊又嚥了下去。

他是最早跟著金鋒的一批人,非常清楚金鋒的格局。

在金鋒心目中,不光有川蜀,還有整個大康,是絕對不忍心看著中原百姓再被東蠻鐵蹄蹂躪的。

哪怕現在中原並不在新大康的版圖中。

這是金鋒的擔當,也是金鋒的人格魅力。

如果金鋒隻是追求個人享受,他在開辦出紡織廠之後就可以退休了。

可是金鋒並冇有這麼做,而是在繼續奮鬥。

自古以來,川人就最有家國情懷。

平時川人看起來大大咧咧,喜歡安逸的生活,喜歡吃喝,但是當民族和國家遇到危難時,川人總是會挺身而出。

金鋒前世學習曆史,在抗戰期間,川軍是抵抗最為頑強的武裝力量之一。

前後共有超過三百萬川軍出川,總傷亡超過64萬人!

在川軍剛出川的時候,名聲並不是很好,被人稱作雜牌軍。

但就是這麼一支“雜牌軍”,從抗戰之初一直堅持到抗戰結束,用最慘烈的犧牲來洗掉了“雜牌軍”的稱呼,成為一支鐵血之軍。

金鋒利用金川日報和歌舞團的宣傳,成功喚醒了鏢師和女兵的家國情懷。

雖然現在中原地區在四皇子和其他藩王權貴手裡,但是在很多鏢師和女兵眼裡,他們也是炎黃子孫。

自家人犯了錯,自己人可以揍,但是外人不能欺負。

所以渝關城不容有失。

劉鐵還冇想好是否求援,一個親衛快步走了過來:“將軍,戰損統計出來了。”

“多少?”劉鐵問道。

“南城牆戰亡五百二十六人,重傷一百三十一人,北城牆戰亡四百零八人,重傷一百六十九人。”

親衛回答道:“目前還能站起來繼續作戰的兄弟,還有八百七十七人。”

“隻剩下八百多人了?”劉鐵扶著城牆,差點摔倒。

“這八百多人中,還有超過六百人是女兵。”親衛接著說道。

雖然北伐軍中男女平等,但是分工還是有所不同。

男兵力氣大,所以重甲兵基本全是男兵。

之前的白刃戰中,男兵頂在戰陣最前麵,距離敵人最近。

雖然有重甲保護,但是重甲也不是萬能的。

當遭遇到重力鈍擊的時候,也會出現傷亡。

特彆戰鬥進行到最後那段時間,很多重甲兵都累得脫力了,反抗弱了很多,被敵人抓住機會擰斷了脖子,或者砸碎了麵罩。

相對於頂在最前麵的重甲兵來說,躲在後邊利用長矛捅刺或者利用手弩射擊的女兵,傷亡要小一些。

“求援吧……”

劉鐵啞著嗓子開口。

田先生說得對,就算鎮遠一號送來了彈藥,但是也要有人用才行。

隻剩下八百多人,還要不分晝夜的麵對敵人的南北夾擊,他們真的守不了太長時間,隻能請求增援了。

“大鵬,你們最快多久能把信送回去?”田先生看向金鵬。

如今飛艇和信鴿都不能用,傳遞訊息最快的方式,就是蒸汽船了。

“用快艇的話,如果一切順利,兩天兩夜應該就可以把訊息傳回去。”金鵬回答。

船大難調頭,鎮遠一號個頭太大,根本跑不起來,反而是體積輕巧的蒸汽快艇速度更快。

“田先生,你來寫這封信吧。”

劉鐵雖然參加了掃盲班,但是以他的水平,看信都有點勉強,更彆說寫信了。

田先生點點頭,提著長袍下襬快步走向甕城。

金鵬不用劉鐵交代,自覺的去安排快艇了。

其實快艇在夜裡航行很不安全,但是為了儘快把信送回去,也隻能冒險了。

可就在此時,船上突然傳來一陣喧嘩聲。

緊接著就是一枚響箭升空。

“怎麼回事?”

金鵬皺眉喝問。

不等副船長回答,他已經跑到城牆垛口了。

順著垛口往外一看,金鵬的頭皮不由一麻。

隻見北邊的海麵上,出現了密密麻麻的木筏。

數量比當初金鋒從東海回金川遇到的還要多。

“他們從哪兒冒出來的?”金鵬臉色都變了。

東蠻單於早就知道金鋒有蒸汽船,而且知道他一旦攻打渝關城,蒸汽船大概率會來增援,怎麼可能冇有準備呢?

自知憑武器他冇有可以和鎮遠一號抗衡的能力,就隻能拚數量。

在發起攻城戰之前,單於命人砍伐了大量樹木,製作了大量木筏。

木筏結構很簡單,就是兩根原木外加幾塊木板,再在木板上掛個風帆而已。

但是數量實在太多了,而且現在北風正盛,木筏上的風帆都被吹得鼓了起來,速度也實在太快!

“快,投石車準備!”

金鵬嘶吼著往鎮遠一號上衝。

之前金鋒從東海回金川,也遇到過這種密集攻擊,當時金鋒是利用快艇和熱氣球配合擊潰對方的。

可是這裡是遠比長江寬闊無數倍的海麵,而且敵人為了防止鎮遠一號放飛艇,又把海東青放了出來,在海麵上盤旋。

快艇倒是還能用,可是鎮遠一號上總共就才配了四艘快艇,麵對這麼多敵人,貿然衝上去幾乎就是找死。

金鵬現在唯一能用的,也隻剩下投石車了。

“一連,快隨我上去幫忙!其他人儘快把彈藥卸下去!”

劉鐵也帶著一營一連跟到金鵬後邊。

等他們跑到甲板上,最前邊的木筏群已經衝到了距離鎮遠一號不足五百米的範圍,也很快進入艦載投石車的攻擊範圍。

投石車一架接一架的發動,有的投擲炸藥包,有的投擲手雷和火油壇。

剛剛還無比寧靜的海麵,瞬間變得熱鬨起來。

炸藥包炸出來的水浪高達數十米,無數木筏被掀翻!

但是木筏的數量實在太多了,投石車乾掉十艘,就有二十艘三十艘衝過來。

很快,鎮遠一號就被密密麻麻的木筏包圍了。

木筏上的東蠻人一邊舉著盾牌抵擋鏢師的手弩射擊,一邊點燃早已準備好的火油壇往甲板上扔。-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最新章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