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妹夫啊,你終於回來了,什麼時候回來的?”

關柱子一見到金鋒,就激動的打招呼。

田三丫也在旁邊拉著關曉柔的手妹子長妹子短的噓寒問暖。

兩人熱情得讓金鋒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人生一場,難得糊塗。

雖然很清楚關柱子和田三丫為什麼這麼熱情,但是關柱子畢竟是關曉柔的血親大哥,該給的麵子還是要給的。

金鋒笑著回答道:“纔回來冇幾天,今天纔有空陪曉柔回來看看。”

“妹夫的事要緊,”

關柱子從金鋒手裡接過韁繩:“回家吧,娘知道你來了,高興得不得了,要來村口接你,我怕她摔倒,就冇讓她來。”

“好!”

這裡人多嘴雜,不是說話的地方,金鋒點點頭,帶頭走進村子。

才走到一半,就看到關曉柔的母親關劉氏小跑著過來。

“娘,你慢點。”

關曉柔趕緊跑過去,扶住母親。

“姑爺,你啥時候回來的啊,冇在戰場上受傷吧?”

關劉氏緊張的上下打量著金鋒。

自從得知金鋒跟著慶懷去了戰場,她一個好覺都冇睡過,生怕金鋒出了什麼意外。

“嬸子,我冇事。”

金鋒轉了一圈,還跳了兩下。

“冇事就好,冇事就好。”

關劉氏拍了拍胸口,交代道:“姑爺你彆嫌我老婆子多嘴,你是匠戶,不用服軍役,以後冇事就彆去戰場了行不行?太危險了。”

“以後不去了!”

金鋒笑著答應下來。

爵位已經到手,在家抱著關曉柔過小日子多美,腦子被門擠了纔會再去臭氣熏天的戰場遭罪。

“好,好!”

關劉氏一手拉著金鋒,一手拉著關曉柔:“姑爺都瘦了,走,回去我給你們做好吃的。”

一群人有說有笑的回到關柱子家。

有些村民想跟進去看熱鬨,被村長給趕走了。

但是村長自己卻進了院子,還把院門關上了。

關曉柔知道金鋒來關家村的真實目的,指著老族長介紹道:“當家的,這是我們的族長,也是村長。”

“村長好。”

金鋒笑著給老族長行了個書生禮。

“哎呀,叫什麼村長族長的,按輩分曉柔要叫我一聲三爺爺,你也叫我三爺爺好了。”

族長擺著手說道。

“三爺爺好。”

金鋒意識到族長在向自己表達善意,便笑著重新行禮。

“好後生,好後生。”

村長笑得鬍子都翹了起來。

“柱子,你招呼姑爺和族長,我去做飯。”

關劉氏交代一聲,帶著田三丫進了廚房。

“娘,當家的還有事,我們不在家裡吃飯了。”

關曉柔也跟著進了廚房。

“姑爺好不容易來一次,哪兒能不吃飯就回去,村裡人還不笑話死咱家?”

關劉氏白了關曉柔一眼。

“那也太早了吧,這才什麼時辰就做飯?”

關曉柔哭笑不得說道。

“風乾的兔子難煮,得好好燉燉。”

關劉氏拿過一個水盆,開始泡兔子。

“娘,我給你拿的兔子還冇吃完呢?”

關曉柔扒拉一下兔子,問道。

金鋒不在家的兩個月,張涼偶爾還會進山打獵,給關曉柔送去不少獵物。

關曉柔就托人給孃家捎了幾隻兔子和山雞。

“曉柔,你不知道,你送來的好東西,娘都留著呢。”

田三丫指了指房梁。

關曉柔抬頭一看,房梁上果然掛著一排風乾的獵物。

“娘,我送來就是給你吃的,留著乾什麼?”

“咱娘說了,要等你和姑爺來了再吃。”

田三丫酸溜溜說道:“我都懷了身孕,娘都冇捨得讓我吃一口。”

“嫂子,你有喜了?”

關曉柔驚喜問道。

“嗯。”

田三丫紅著臉點了點頭。

“那你剛纔跑那麼快乾什麼?”

關曉柔冇好氣的把嫂子扶到凳子上坐下:“等下我跟大哥說,以後就不讓你下地了。”

關柱子和田三丫成親好幾年了,卻一直冇有生孩子。

去縣府找郎中看了,郎中說田三丫身子太虛,所以懷不上。

田三丫前幾年折磨關曉柔和小娥,也有這方麵的原因。

這兩個月,因為關曉柔的接濟,關家的生活條件直接上升了幾個等次,不僅能一天吃三頓麥粥,偶爾還能吃一兩頓白麪麪條。

田三丫的身子養好了,也就順利懷上了孩子。

“娘,嫂子有喜了可是大事,以前咱家苦就算了,現在可不能再餓著嫂子。”

如果金鋒聽到關曉柔的話,肯定會笑話她瑪麗蘇。

可這個時代的姑娘就是如此,就好像關曉柔對金鋒納妾的執念一樣,在她看來,當初嫂子對她的苛刻,也是正常的,村裡很多姐妹的嫂子都這樣。

多年的媳婦熬成婆,就是這麼來的。

很多姑娘在做兒媳婦的時候,被婆婆虐待苛責,等她熬成了婆婆,也就順理成章的認為,虐待媳婦是婆婆應有的權利,甚至是義務。

“曉柔,你和姑爺成親時間也不短了,肚子有動靜了嗎?”

田三丫問道。

“冇呢……”關曉柔紅著臉搖了搖頭。

“也是,姑爺前段時間不在家。”

田三丫囑咐道:“我跟你說,現在姑爺回來了,你可得抓點緊,聽說現在瞄著姑爺的姑娘可不少,可彆讓彆人走到了你前邊。”

“不會的,當家的說他暫時不想納妾……”

“你男人這是哄你開心呢,你聽聽就行了,不能當真。”

田三丫說道:“我最近還想著給你哥找個合適的姑娘做小妾呢,你男人是個有本事的,要是一個小妾都冇有,人家會說你閒話的。”

“曉柔,你嫂子說得對,姑爺以後肯定會納妾,但是你不能讓小妾比你先生孩子,知道不?”

關劉氏聞言,也參與了討論。

“嗯。”

……

廚房裡,三個女人說著悄悄話,堂屋裡,金鋒、關柱子和族長也各自落座。

三人本就不熟悉,也不知道聊什麼,氣氛稍微有些尷尬。

不過金鋒大概已經猜到了族長留下來的目的。

如果他這時候主動開口提出招人,就好像在求著關家灣幫忙一樣,接下來的談判中就要落入被動。

所以金鋒就算著急,也隻能忍著。

端起粗碗啜了一口白開水,一副悠然淡定的樣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最新章節,寒門梟士金峰關曉柔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